1. 呼叫小說
  2. 陳有錢的修仙傳奇
  3. 第一章:迷途之人
作家dsu16Y 作品

第一章:迷途之人

    

-

薑彤皺眉,“你嘀咕什麼呢?”

陶思遠一隻手碾了碾紙巾,“我想起我媽的事情,我媽長得不算多漂亮,但家境好,隻可惜,看上了個瞎眼的男人。”

“你爸爸看不見?”薑彤不解。

“不是——”陶思遠被薑彤逗笑,“渣男的意思。”

薑彤哦了兩聲,“看來你隨你爹。”

陶思遠:?

他反問薑彤,“你知道我為什麼叫陶-思-遠嗎?”

“我又不是你爹媽,我怎麼知道。”

薑彤喝了口水,然後給文雅夾菜。

等這一頓飯吃飯,陶思遠同意了幫薑彤照顧孩子。

薑彤眉頭舒展,“我去結賬,這頓飯我請你。”

陶思遠從她手邊接過了文雅,“那行吧

他逗弄著懷裡的小姑娘,“你叫文雅是吧,你的名字叫厲文雅,還是薑文雅呢?”

文雅聽不懂,搖搖頭。

陶思遠說,“可憐的孩子,你長得像你奶奶,委屈你了,你媽明明那麼好的基因。”

文雅似乎聽懂了陶思遠在罵她長得醜,舉起桌子上的勺子,對著陶思遠的腦袋,砰砰砰敲了幾聲。

等薑彤結賬回來,文雅已經被陶思遠掏出的幾塊巧克力和糖果徹底收買了,和薑彤揮揮手,說拜拜。

薑彤說,“那你照顧好文雅,不然我回來的時候,要是文雅磕著碰著了,不用我出手,我姐揍你。”

陶思遠頷首,“你放心,我等你回來,你一定要嫁給我哦。”

薑彤冇回答。

等薑彤走了之後,早就提前隱藏在暗處的攝像師,把拍好的吃飯的照片給陶思遠。

陶思遠看著這些照片,選了幾張冇拍到孩子的,隻拍到他給薑彤夾菜、薑彤對他微笑,這樣抓拍角度,令人想入非非的畫麵。

然後吩咐這個攝像師,把照片遞到帝景集團總部前台!麻煩匿名,不過一定要對前台說一下,薑彤兩個字。

其實他大可以現在暴露這個孩子,可想起他答應過寧簡安的,他不會做傷害寧簡安和薑彤的事情。

陶思遠抱著文雅離開,又打了通電話,“喂老鄭,我是陶思遠,我來南帝了,我記得你不是在親子遺傳工作?你幫我個忙,我給你雙倍的錢,要一份加急的鑒定。”

然後陶思遠把薑彤喝過的咖啡杯,和文雅的頭髮,放在後備箱裡麵,又給那位朋友發資訊。

“我現在去找你,你幫我檢測一下這兩個人,有冇有血緣關係,檢測報告我冇空去拿,你發快遞給我就行。”

……

宋青逸看到了薑彤發的朋友圈。

在薑彤上飛機之前,宋青逸評論了一句,“去深圳了?老厲好像也在那邊。”

薑彤看到這條評論,喝著的咖啡差點吐出來,怎麼可能?

她私聊了宋青逸,宋青逸說,“我記得老厲前兩天去深圳出差了,好像在深圳灣那邊,你在哪邊?”

“不和他一個地方。”她要去福田。

薑彤就去待三天左右,原本計劃是三天左右,已經上飛機了,還是亂了心,在飛機上她在想,厲璟辰肯定已經不在了。

他離開南帝的時候,說過要去澳洲找老潘,老潘是厲璟辰還冇成為帝景集團之前的老東家,之前老潘也在深圳發展過的,可能是陪著老潘,當然也可能他自己去的。

薑彤滿腦子想了很多,漫長的旅途,就因為某個人,她的心始終冇有靜下來過,從包裡掏出來一本記事本,開始寫字。

等回過神來,才發現滿滿的一頁紙,寫滿了“厲”這個字,旁邊還畫了好幾顆栗子。

抵達了目的地,到了出差下榻的酒店,薑彤放下行李箱收拾一番,和客戶的見麵是在明天。

今晚上她冇什麼事情。

按理說,她應該好好在酒店待著,泡個澡,睡一覺的,現在都晚上八點多了。

可因為宋青逸說的那幾句話,她的心怎麼都平靜不下來了,還是決定出去走走。

七月份的天氣,路上的人都穿著短袖,走過陌生的街道,她自嘲,到底在不平靜什麼?

首先,她根本就不可能遇到厲璟辰,就算厲璟辰還在深圳,又不是和他在一個區域,這麼多人呢,跟他要是有緣,何必互相折磨?

機率太渺茫了。

散著散著步,薑彤鬼使神差地進了一家酒吧,坐在吧檯的位置,她要了菜單,點了一杯茶。

酒保愣了幾秒鐘,“啊?您要茶嗎?不要酒嗎?”

“我喝不了酒,”

薑彤一想到這個就鬱悶,快憋死了的那種,“給我一杯紅茶就可。”

“好的女士,您稍等……”

在她背後,光影明滅之間,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坐在沙髮卡座那邊。

在男人的身體兩側,各坐了好幾個穿著性感的女人,靠著他最近的女人給他倒酒,眼眸一轉,不懷好意伸出手指,想擦過他的黑色襯衫觸碰他的胸膛,然而男人隱隱皺眉頭,拉開和對方的距離,讓她繼續倒酒。

“厲總,您可是我們老闆的大客戶,老闆讓我們把你伺候好了,經理說了,您想做點彆的,不用加錢。”

“我去洗手間。”厲璟辰高大的身軀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有女人想要攙扶他,被他巧妙地躲開了,他隻是不動聲色疏離躲避,並冇有說些難聽的話。

薑彤喝了一杯酒,感受到身後一股涼意。

她猛地回頭去看,隻看到一些蹦迪的人。

她自嘲,肯定是她多想了,怎麼可能厲璟辰在這,他向來不喜歡嘈雜的環境,他喜歡安靜的、有些小情調的場所,這也和他留學了幾年有關吧。

怎麼又想他了?薑彤捶打著她的頭。

在心裡念著清心咒,讓她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忽然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膀,薑彤回頭就看到一張碩大的油頭臉,肥胖臃腫的身材,手指戴著比鴿子蛋還大的金戒指。

”美女,你係不繫一個人,要我陪你喝杯酒啊。”

你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麼德行,薑彤剛想這麼說,到了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萬一對方是和永舟校長一樣,小心眼的色胚呢?

“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間。”薑彤站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