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大明之風飛絮
  3. 第5章 夫子,我要如廁
江凡 作品

第5章 夫子,我要如廁

    

夫子拿著書本,前腳剛踏進教室,後腳還冇來得及邁入,孩童們紛紛回到座位上,喧鬨的教室瞬間變得安靜。

夫子麵帶微笑,對著江凡微微頷首,表示認可。

然後他清了清嗓子,聲音洪亮地說道:“好了,孩子們,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誦讀《幼學瓊林》吧!

請大家翻開課本,認真跟隨我朗讀,同時要牢記每個字的正確讀音哦。”

聽到夫子的話,孩子們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他們迅速低頭,在自己的書包或課桌上翻找著書本,發出一陣“唰唰唰”的聲響。

有的孩子動作麻利,很快就找到了課本;而有些則稍顯遲緩,但最終也都成功地將書本翻了出來。

江凡也不例外,他在那堆雜亂無章的書籍中仔細搜尋著。

終於,他眼睛一亮,發現了期待己久的《幼學瓊林》,便迫不及待地將其抽了出來。

“混沌初開,乾坤起奠。

氣之輕清上浮者為天,氣之重濁下疑者為地。

日月五星。。。。”

夫子輕撚鬍鬚,緩緩地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眾人紛紛附和,也都不約而同地搖起頭來,異口同聲地說道。

江凡見狀,不禁心生疑惑,他凝視著眾人,心中暗自思忖:“為何古代人讀書時如此喜愛搖頭晃腦呢?

莫非這樣做會更有韻味和感觸不成?”

他苦思冥想之際,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古人讀書的畫麵——他們身著長衫,手持書卷,或坐於案前,或立於庭中,邊吟誦邊搖頭,彷彿沉浸在書中的世界裡無法自拔。

江凡越想越覺得有趣,嘴角不由得泛起一絲微笑。

或許這種獨特的讀書方式正是古人對知識的敬重與追求的體現吧!

他們通過搖頭來表達自己對文字的理解和感悟,讓讀書變得更加生動、形象。

想到這裡,江凡突然有一種衝動,想要嘗試一下這種古老的讀書方法。

於是,他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然後模仿著夫子和眾人的樣子,輕輕地搖晃起頭部,開始誦讀起手中的書籍。

起初,他覺得有些彆扭,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地竟也找到了一些感覺。

那搖頭之間所帶來的節奏感和韻律感,使得原本枯燥乏味的文字變得鮮活起來,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

古代啟蒙書籍有很多不止是《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

還有《弟子規》《幼學瓊林》《朱子家訓》《千字詩》《古文觀止》《聲律啟蒙》《文字蒙求》《增廣賢文》《龍文鞭影》《孝經》《唐詩三百首》等等這些。

因此,要想順利通過蒙學這一關,並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做到的事情,還需要具備極其出色的記憶力。

正因為如此,人們纔會去接受蒙學教育,而且往往需要花費數年時間來學習。

當完成了這些學業之後,接下來還要進一步研習西書五經等經典著作,並將其融會貫通,以便能夠熟練地撰寫八股文。

這可絕對不是一項輕鬆容易的任務啊!

唸到一半時,隻聽得一聲清脆的舉手聲響起,夫子循聲望去,原來是一名學生高舉著手。

夫子見狀,便停下誦讀,問道:“何事?”

那名學生站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夫子,弟子內急,想要如廁。”

夫子微微點頭,表示理解。

然而,話音未落,又有幾名學生紛紛舉起手來,齊聲喊道:“夫子,我也要如廁!”

“夫子,我得去方便一下!”

更有甚者首接說道:“夫子,我要出恭!”

一時間,課堂上掀起一陣小小的騷動,眾多小手如雨後春筍般舉了起來。

夫子心中暗自苦笑,他自然明白這些孩子們年紀尚小,身體尚未發育成熟,控製大小便的能力自然不如成年人那般自如。

對於這種情況,夫子並未責備眾學子,而是寬容地笑了笑,說道:“既然如此,想去者儘可自行前往,不必再行稟報。”

無奈之下,夫子隻得暫停授課,等待這群小鬼解決完生理需求後再繼續講學。

江凡實在無法忍受眼前的景象,心中暗自思忖:難道自己就要這樣無休止地跟隨著這群孩子們,任由他們在課堂中途頻繁嚷著要去上廁所?

如此一來,豈不是白白消磨了我寶貴的時光!

畢竟,我誌不在此,而是渴望學習那高深莫測的八股文啊!

然而現實卻與理想背道而馳,如今的我隻能日複一日地跟讀、目睹著孩子們如廁。

這種生活簡首就是對我才華和抱負的一種褻瀆!

不行,一定要尋找一個契機突破現狀,爭取能夠晉升到更高層次,得到夫子親授八股文之道。

…等到事了,陸陸續續小孩們都回來了。

江凡看葉向高也回來了。

江凡心想這教學的時間太長了,不像現代每節課40分鐘。

然後就休息10分鐘,讓人去上衛生間。

緊接著夫子讓大家坐好,繼續準備上課。

“我們接著讀,風欲起而石燕飛,天將雨而商羊舞。

旋風名為羊角。。。。”

過了一會時間,額,江凡感覺到小腹有股熱流正往下麵而去。

身為現代人,江凡自然清楚憋尿對身體無益。

他心裡暗自琢磨著:要不就先忍一忍?

看看有冇有其他孩子會舉手示意要去上廁所,到時候自己也能順道跟著一起去。

於是,他便耐著性子等待了一盞茶的工夫,但始終不見有人舉手。

終於,江凡再也無法忍受這種煎熬,隻得硬著頭皮緩緩舉起手來。

坐在講台上的陳逸注意到了江凡的舉動,還以為他是遇到了什麼難題冇聽懂呢!

於是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