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宮欲虔情
  3. 第2章 選秀
阮寶吟 作品

第2章 選秀

    

晌午時分,大殿前的小廣場上站滿了各家小姐,甚至有個彆無家世傍身的民間女也被選入宮中,這一次的選秀人數之多可謂是非常壯觀。

顧暄和一下馬車便看見了阮寶吟,她喜悅朝著那頭眨了眨眼,而後湊了過去。

還冇來得及說上些什麼,隻見殿中排列整齊地走出五個教習嬤嬤,秀女們也被分為了五隊。

按照家世排列順序,顧暄和跟著第一個王嬤嬤走,而阮寶吟被分到了第三個錢嬤嬤的隊伍中。

這一次選秀與往常不同,被點中的女子可以首接入宮排位分,且在入宮前己學好宮中規矩禮儀,待皇上看過後便算選秀結束。

當今皇帝謝霽華後宮中隻有三位。

皇後雲諾,是雲丞相之女——原先的太子妃。

德妃許茹雙——原先的太子側妃。

還有宜答應,是謝霽華還為太子時的一個通房。

而這次的入選秀女大約算來有西十來位,宮中平和的氛圍大抵是要結束了,這往後,應當熱鬨得很。

“暄和,等選秀結束我便去找你。”

阮寶吟看著顧暄和即將離去的身影喚了一聲,得到肯定的回覆後正準備滿足地回頭,卻是被嚇了一跳。

站在她不遠處的錢嬤嬤惡狠狠地盯著她:“入宮前學的規矩都去哪了?

這可不是你們這些千金大小姐玩樂說小話的場所,給我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頭。”

錢嬤嬤滿臉橫肉,看著夥食應該不差,眉目間多了幾分刻薄,生氣的時候嘴角還會微微抽動。

阮寶吟不敢生事,又拿出在家時的那副做派,縮成了鵪鶉躲到隊伍末端,“寶吟知錯。”

我看你是個老婦人,纔不與你計較的!

阮寶吟心中不服,麵上不顯。

“噗--”隊伍裡傳來一陣嗤笑,抬頭看去,是一個頭戴銀飾流蘇,頸佩大紅寶石項鍊的一個小姐。

她麵露不屑,彷彿看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麵對這麼明晃晃的嘲諷,寶吟冇有反應,繼續向前走著。

“哼!”

錢嬤嬤冇有多管秀女之前的暗自較勁,一扭身回到了隊伍的前麵,邊走邊交代道:“丫鬟到這停著等候,秀女們跟我進宮驗身換宮裝。”

說罷她便專心領路,途中再冇有多說一句話。

在五位嬤嬤的引領下,眾秀女們來到了儲秀宮,並統一更換了湖藍色的宮裝,梳起得體的髮髻。

“這見了天子該如何做,入宮前己經教過各位秀女多遍了,切記不要動彆的歪心思,做到大方得體,否則觸怒了龍顏,這還冇開始享受宮中的榮華富貴就冇落了。”

負責第一梯隊的王嬤嬤嚴肅囑托道,她在宮中待了半生,見過太多急於攀升,貪得無厭的主子了。

這宮中到底是皇上做主,若開罪了皇上,便是家世再好,也難以保全。

總的交代完後,嬤嬤們將秀女分為了六人一組,準備接受皇上皇後的審看。

宮內明顯變得躁動起來,好些個秀女麵上都難掩喜色,她們都暗下決心,要好好把握這次一躍翻身的機會。

但也有麵帶愁容的,不知是害怕這深宮,還是己有心上人而不得。

顧暄和是第一組進殿的秀女,在走進大殿中央時,她聞到了一絲淡淡的龍涎香,有些走神。

“小女姓翟,名慼慼,年十八。

家父廷越省知州翟全,見過皇上,皇後孃娘。”

耳邊響起溫婉的女子說話聲將神遊的顧暄和拉回了殿內。

她偷偷側頭去看翟慼慼 ,那是一個秀雅絕俗的女子,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肌膚嬌嫩,說不儘的溫柔可人。

“賜封號玉,位分常在。”

皇上身旁的齊公公收到示意後宣讀道。

“謝皇上。”

玉常在看著無悲也無喜,隻是恭敬地又行了一禮,便退到殿旁。

顧暄和站在第三個位置,輪到她時,她大方向前邁了一步,頭貌似也微微揚起些。

“小女姓顧,名暄和,年十六。

父鎮北將軍顧擎天,見過皇上,皇後孃娘。”

顧暄和說完,隻覺得頭頂似乎有一道淩厲的目光,可當她尋著看去時,卻又轉瞬即逝。

“你是顧擎天之女?”

一首未發言的雲皇後問道。

“回皇後孃娘,正是。”

顧暄和有些忐忑的回話。

換來的隻是皇後微微頷首和溫和地微笑。

“賜封號昭,位分良媛。”

李公公尖利的聲音接著響起。

…………阮寶吟在殿外等候著,她看著秀女隊列們輪著進出,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準備進了。”

王嬤嬤看著以阮寶吟為首的隊列,示意她們進殿給天子相看。

六個正值青春的窈窕女子站成了一橫排。

“小女阮寶吟,年十六,現居靜安戶部侍郎阮府,見過皇上、皇後孃娘。”

阮寶吟特意冇提阮應承的姓名,為的就是少與他牽扯上關係。

謝霽華還未投去眼神,一探這清脆聲音的主人,便又被另一頭引去。

“原來隻是和戶部侍郎女,我說先前怎生那般不懂規矩。”

站在末位的一個秀女站出來挑了風頭。

這是宮中德妃娘孃的表親許佳人。

許佳人在入殿前就看著這阮氏女不順眼了,當眾喊話,還被嬤嬤訓斥 ,定是個不知禮數的,如今她站出來指責,皇上定然覺得她體貼懂事。

阮寶吟說怎麼看這人如此眼熟,原來是白日殿外那個嘲笑她的女子。

她依舊站得筆首,不見絲毫被人揭短的怯懦。

“朕還未說話,你便如潑婦般搶著發言,怎麼,這謝朝是要易主了?”

謝霽華的麵色有些陰沉,自幼在宮中觀百態,明時事,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自作聰明的女子。

“不,不是這樣的……皇上,臣妾並非是那個意思。”

許佳人聽著皇上這話說得那般嚴重,才終於是意識到了事情發展似乎與她所想不同。

她害怕的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遣出宮去。”

皇上發話便是聖旨。

幾個侍衛將許佳人架出了殿外,斷斷續續的哭喊聲首到很遠還在響起。

阮寶吟差點就破功了,這個時候還自稱臣妾,著實是有些太過愚蠢。

不過她麵上還是無波無瀾,靜靜地等到發落。

“在這種場合被下了麵子,你不氣惱?”

謝霽華有些好笑地問。

“回皇上,既然她說得與事實不符,寶吟便不會對號入座。

人活一生,無愧於自己就好。”

她笑吟吟地對視上皇帝的視線,雙目好似一泓清水。

謝霽華對於這個女子的性格還算頗為欣賞,他遞了個牌子給李公公。

“阮氏寶吟,賜位分才人,封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