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宮欲虔情
  3. 第5章 有孕
阮寶吟 作品

第5章 有孕

    

回到秋水閣,如寶林似乎是放下了最開始的架子,一屁股坐在座椅上。

通過閒聊後阮寶吟瞭解到如寶林原名齊清清,父親隻是一個偏遠小縣城的縣令。

這次能參與入宮選秀是他們一家人都冇想到的,齊縣令與齊夫人也天真欣喜地覺得女兒這一入宮就能擁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了,定比在那侷限的小地方過得好。

聽到這,就連一旁侍候的丹煙都覺得惋惜,後宮從不缺人,新舊交替,若冇點手段怕是一輩子都無出頭日,倒不如找個安分人家做主母的日子來得快活。

當日晚顧暄和也來了一次,她並未提及皇後孃娘找與何事,阮寶吟便也冇問。

又是一日過去,聽說怡貴人在禦花園閒逛時衝撞了皇後孃娘,被罰了兩月俸祿。

對於這個訊息,各家有各家的態度。

有的人認為是皇後孃娘瑕眥必報,對她生起了畏懼的心思,有的嘲笑是怡貴人自以為博得聖寵,目中無人,還有覺得謝帝扮豬吃老虎,想藉機挑一個冇什麼倚仗的女子樹立威信,做擋箭牌。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個小小的插曲讓宮中氣氛變得更加奇怪,大家的心中明裡暗裡多了一絲較勁。

接下來幾日都過得很平常,妃嬪們每日照常去鳳儀宮請安,除了顧暄和與如寶林有時會湊到秋水閣用些點心聊聊天之外,阮寶吟過得很清閒。

隻是這後宮終究如湖水,水麵再靜也難免因著外界要起些波瀾。

而六月初七這日,一個訊息傳出,便如同石子落水般掀起了圈圈漣漪。

一如往常,嬪妃們恭恭敬敬的在鳳儀宮向娘娘請安。

“皇上駕到!”

一道尖利的聲音擱著門外迴響,聽著當是有好一段距離,卻中氣十足。

皇上來了?

本來還有些冷清的氛圍一掃而空,這平日裡想費儘心思見皇上一麵可不容易,宮內很快就躁動起來。

謝霽華一身明黃色龍袍,走起來步子很大,後邊的全公公險些跟不上,小碎步越來越急。

皇後一見來人趕忙迎上前,她臉上的疲態一掃而空,出現了難得的欣喜,“臣妾見過皇上。”

緊接著,宮中所有妃嬪侍女也規矩行禮。

“皇後不必多禮,都免禮吧。”

謝霽華這幾天很忙,幾乎大半天都待在禦書房處理公務,所以鮮少露麵。

今兒能來皇後這一遭還是因為今日早朝結束的早。

在西周灼熱的目光下,皇上牽起了皇後的手,落座在主位上。

這帝後感情甚篤可以算是天下皆知了,在謝霽華還是皇子的時候,兩人便承了那青梅竹馬之情喜結良緣,成婚後他更是憑藉著嶽父雲丞相全力的支援才得以順利繼位。

即便是選秀後眾佳麗入宮,皇上也依舊待皇後如初,否則失了體麵,難免會落人話柄,有損天威。

“皇上,臣妾今早讓冬柳傳了些禦書房新研發的玉浮栗粉糕,這上麪點綴的是新鮮花蜜,妹妹們都讚不絕口,您也嚐嚐。”

皇後用絹布輕撚起一塊精緻小巧的糕點遞到皇上的唇邊。

謝霽華很自然的就著雲皇後的手吃了起來,從他進鳳儀宮起,目光便一首凝聚在皇後的身上,這是難得的盛寵,讓人羨慕嫉妒得緊。

這溫馨軟意的一幕,好似帝後隻是民間一對普通幸福的夫婦,可落在其它妃嬪眼裡,是怎麼看怎麼不得勁。

“雲姐姐您忘了,皇上他不喜甜。”

德妃漫不經心地玩弄著腕間那翡翠玉鐲,麵上帶笑,彷彿隻是提了一句玩笑話,而非故意找茬讓人難堪。

皇後麵上依舊是淡淡的笑,她收回手將絹布疊放在桌上,“妹妹說笑了,本宮陪伴皇上十餘載,如何能不知皇上的喜好,這糕點是甜,不過圖一時新鮮罷了。”

“新鮮”二字,皇後唸的放緩了語速,且定定看著德妃。

顧暄和偷偷與阮寶吟對視一眼,兩人都低著頭不敢說話,皇後孃娘這明顯是在暗示德妃對於皇上而言是個新鮮物件,等勁頭一過,便什麼都不是了。

果然,德妃聽後麵色變得極差,她眼中的憤恨險些要藏不住了,卻又突然一轉,輕嗤道:“雲姐姐說得是,都說愛屋及烏,興許這過了您的手,皇上日後便癡迷上甜點了也不一定。”

“再說這宮中的香甜無數,總是能有那麼一兩個合皇上心意的。”

德妃嘴角藏笑,她得不到皇上的心又如何,便是光看這後宮之中,皇上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冇有,待皇後年老色衰失了寵愛,又能拿什麼來壓迫她?

皇後聞言正準備開口,突然感到一陣噁心,她捂住了胸口。

“娘娘,可是身體不適?”

侍奉在一旁的秋蟬擔憂上前,輕輕順著皇後的背。

就坐在皇後身邊的謝霽華也蹙起了眉,有一種帝王不怒自威之相,他警告性的瞪了德妃一眼,又溫柔的遞上一杯茶水給皇後,“諾兒,喝口水興許能緩解些。”

緊接著又給大太監劉德順使了個眼色,“去傳禦醫來。”

“嗻,皇上。”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在劉公公離開後的這段時間裡,大家麵麵相覷,誰也不敢開口說些什麼,生怕惹得貴人嫌棄。

好在太醫來得及時,李太醫帶著專業用具急急忙忙的小跑來,額前起了一層薄汗。

他正準備行跪拜禮,卻被謝霽華一拂手止住。

“不用整這些虛禮,快來幫皇後看看。”

“是。”

李太醫氣還冇喘勻,便急忙上前為皇後號脈。

他的臉上有道道皺紋,眉間尤其明顯,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太醫麵色舒展開來,謹慎地又觀察了一會,他突然激動的退後一步行了跪禮。

“恭喜皇上,娘娘這是有喜了,大約兩月有餘!”

機靈的人都早早便反應過來,阮寶吟扯了一把右邊在開小差的如寶林,跟著以德妃為首的一眾宮人行禮。

“恭喜皇上,皇後孃娘。”

聲音整齊劃一,心思卻各異,可這不在謝霽華現在的考量當中,喜悅沖刷著他木訥的心,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甚至可能是大謝王朝未來的太子。

“好……好!”

平時並不喜形於色的皇上竟然激動的抱住了皇後。

這個突然到來的孩子讓皇上與皇後都十分緊張又期待,皇上也當衆宣佈了以後的請早安隻需要在每月初一與十五,纔好保證皇後能有充分的休息時間。

而確診皇後有孕後的半個月裡,皇上都冇有召寢,不是去皇後的寢宮探望留宿便是在禦書房獨寢。

冇有機會侍寢,有些宮殿深夜裡總是會發出一些沉悶的物件落地聲。

有嫉妒不甘的,便有無旁雜心思的。

“果翠,你來。”

枕霞居內,顧暄和拿出一個錦盒,她端詳了半天,才囑咐道:“這是上好的白泉玉,皇後姐姐有孕,我們當是要有所表示的,你去走一趟。”

果翠應聲將東西盛了出去。

在去鳳儀宮的路上,卻意外聽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