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洪荒之應龍本紀
  3. 第11章 饕餮鼎
貧道敬微 作品

第11章 饕餮鼎

    

-

看著麵朝自己撲來的饕餮。可見其大口張開,足有吞天之勢。但隻見應龍毫不慌亂。羽翼一扇,身側兩枚風雨二珠直接激射而出,騰空而起。“風來~”“雨來~”先是風雨交匯,迎著饕餮而上,將他的衝擊之勢擋下。下一那,更是引得天地之間風雨交加,高空之中烏雲密佈,綿延億萬。無邊的偉力在其中醞釀潛藏,風雨將整片戰場全部籠罩在其中。瞬時間,洪荒一方的生靈儘皆得到了來自雨水之中創生之力的治癒,反觀凶獸一方卻是時刻遭受著毀滅之風的侵襲。……“好膽,竟敢如此輕蔑於我。”饕餮進攻的態勢一滯,不僅是因為應龍這迎麵的攻擊。更是因為他先天小心謹慎的秉性作怪。對於這般不明底細的攻擊,饕餮向來不會選擇以身試法。隻是,看到應龍這番竟然如此托大,與自己交手之時竟然還想插手大戰場的局勢。饕餮勃然色變,好似驚怒……隻是這不過是其表象,於饕餮心中此時卻是在暗自竊喜。以其狡詐的性子,饕餮巴不得作為對手的應龍能多小覷自己一些。‘若是因此這般隕落我手,也是爾自掘墳墓……’一個念頭在饕餮的心中一閃而過。既然應龍這般‘大意’,那饕餮自然也不客氣了。眨眼間,一個好似深不見底的漩渦忽的便在他周身四處成型。往其中心觀去,幽闇莫測難見其深淺。瞬息間,饕餮周身各處的風雨儘皆被這漩渦吸入其中。應龍可以感知到,凡是自己的風雨之力被吸納進這漩渦中後,自己對其中道則的掌控能力瞬間被削弱。在其中,自己所喚風雨之中‘創造生滅’的道則完全無法引起絲毫的波瀾。‘如此……’一時間,應龍的眸底似乎閃爍著幽暗難明的光澤。放光饕餮這邊,將自己周身處由應龍掀起風雨之中的道則儘數吸收,饕餮怪叫道。“補,大補……”對於饕餮而言,如同應龍這種道則分散的攻擊是他最為不懼的。其自身的饕餮之道乃是基於其前身混沌神魔血肉之中所含吞噬道則而來……饕餮可以做到將對手的道則吞噬、消化、吸收,直至將對手之道儘皆納入自己的饕餮道則之下。其中道理與蒼龍的‘龍之道’亦是有著幾分相似……隻是比之‘龍之道’的循序漸進、取長補短。饕餮之道更像是來者不拒,直接將對手一招一式之中的道則直接全部吞噬而下……再以己身饕餮之道直接將之鎮壓吸收。故而,若是所遇敵手,饕餮從未與之打過交道,對手上來更是大力施展自身道則,饕餮亦不會選擇將其中道則吞下……不然,於戰鬥之中,饕餮己身道則為了吞納對手道則,一時難以消化吸收,反倒會使得自己的實力受到削減。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原先與饕餮對敵的太陽星君便是此類,其一招一式之間,都引動著無邊洪荒天地之中的太陽道則為其加持。故而使得饕餮隻能一直與之僵持,直至讓對方落入自己與檮杌悄然佈下的陷阱方纔休止……“是嗎?”應龍臉上閃過一絲譏諷的笑意,“喜歡,那你就多吃一點……”“不好!”饕餮恍然驚覺。原先蔓延億萬的風雨之勢竟然瞬息間集體朝著自己湧來。而這還不是關鍵。關鍵在於,應龍所施展之風雨竟然已經在悄然間勾動了洪荒天地大勢,不知不覺間,饕餮要吞噬的不隻是應龍的風雨道則,而是這洪荒天地的道則……饕餮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懼。己身如今這般體量,怎做的將洪荒天地的道則吞下,尤其這洪荒天地道則相互勾連。哪怕自己能吞下風雨二道,其後萬道相隨,自己豈有存活之機。當機立斷!饕餮立刻將自己周身由饕餮之道顯化而來的漩渦儘數散去……“給我散!”周身漩渦消散,饕餮同時立刻將還未被己身消化的風雨道則反射而出,與外界的風雨道則對撞一處,試圖藉機瓦解天地道則奔湧而來之勢。若是一般情況,怕是饕餮這招還能派上些許用場。隻是很可惜,這場戰鬥對麵的應龍可不是傻呆呆的乾看著。或者說,這般局麵,就是他在發現饕餮之道的點點玄機之後,順勢而做成的局勢。若隻是他自己,想要引動如此之大規模的天地道則波動,怎也得費上一番手腳。“請神容易,送神……”應龍飛身融入這天地風雨之勢當中,爽朗的叫聲響徹天地,“難也!”“天地烘爐,成!”在應龍的引導下,以風雨為脈,以洪荒天地之力,一座巨大的烘爐隱約間顯現。“天地為爐,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應龍看著被自己圍困在‘天地烘爐’之中的饕餮,麵上不由露出一絲笑意。‘今日,吾之風雨便是陰陽,而你饕餮便是這銅……’“可惡!”對於應龍的想法,饕餮已然明瞭。“這傢夥是想將我直接煉化成一件先天靈寶……”既然已經猜到了應龍的想法,饕餮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隻是被困在這‘天地烘爐’之中,它似乎並冇有辦法辦法從中脫離而出。可若是不能脫離,己身化作一件先天靈寶落入敵手就會變成不爭的事實。不斷的在這‘天地烘爐’之中躲閃著想要煉化自己的天地道則,饕餮忽然發現了一絲端倪……‘這天地道則鎖定的似乎是我的饕餮道則……’瞬時間,一個瘋狂的念頭出現在饕餮的心中。‘若是我直接就此摒棄自己之道如何……’這個決定出現在饕餮的心中並不奇怪,他等凶獸領悟的道則本就基於混沌神魔而出,於洪荒天地而言,並無益處。按照他等四凶原先計劃那般蛻變成洪荒天地生靈,這自身原先的凶獸道則本就是要捨棄的一部分。將之捨棄對於饕餮而言,並不是特別難以決定的事。唯一的難點是……‘我將自身道則摒棄之後,又該如何遁逃而去。’從先前應龍的話語中,饕餮很確定……哪怕自己此時胎化易形而成洪荒生靈一脈,對方也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解決這‘天地烘爐’危機之外,其後的應龍也是需要解決的麻煩。心思百轉,饕餮在躲閃之餘,心中不斷思考著各種策略。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天地烘爐’的大小竟然也在不斷的縮小。可供饕餮騰挪的位置也越來越少了。這也逼迫著饕餮不得不儘快的做出決定。‘該死,拚死,賭這一把,向死而生……’饕餮心中一狠。在應龍的注視下,‘天地烘爐’之中的饕餮終於被天地萬道裹挾而上。在對方不斷的掙紮之中,一個金色的方鼎逐漸出現在‘天地烘爐’之中,其上遍佈的紋路儘顯饕餮之形,有種獨特的美感。先天靈寶-饕餮鼎現世!‘似乎煉化過程有些過於順利了。’隻是,應龍的心中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將饕餮煉化成先天靈寶的過程似乎有些過於順利了。就有種……好像是饕餮主動配合著自己進行煉化一般。忽然,應龍的心中一動,看著眼前饕餮鼎,眼底露出一絲笑意……隨著昔日凶獸饕餮化作先天靈寶饕餮鼎,洪荒萬道所化的‘天地烘爐’也悄然散去了。一時間,戰場之上的先天神靈和凶獸們都對著應龍這邊投來了驚訝亦或是驚恐的眼神。幾乎所有神與獸都冇有想到,如饕餮這般強大的凶獸,竟然就這容易的被應龍這位先天神靈給解決了。要知道與之相對的四凶之中的檮杌、窮奇以及混沌三者,依然還在與他們對麵的先天神靈們激烈交戰著。不過,在應龍獲勝之後,這三處的戰局也開始有所調整。檮杌等四凶之間一直有在觀察著彼此的戰局變化,若是機會合適,他們可不介意直接讓局勢變成混戰。從而讓自己能有更大的脫身機會。隻是他們著實冇想到饕餮這傢夥竟然就這般被解決了。注意到應龍騰出手來,這自然不由讓三者都有些心慌起來。出手之間的威力也加大了許多。隻是他們此時的麵前的先天神靈們也不是好對付的。姑且不說,分別對陣燭照和幽熒二位先天神靈帶著多位先天神靈合力包圍的檮杌與混沌。即使是麵前亦是隻有一敵手的窮奇也是深陷在苦戰之中。他對麵的羅現出的四首八臂的先天神靈真身,手中揮舞著的誅戮陷絕四柄先天靈寶寶劍。不斷對著窮奇襲去的終末道則甚至讓他心中不由想起了自己凶獸一族的那位皇者-神逆。羅的攻擊不斷為窮奇的周身增加著傷口。這些傷口完全無法癒合,其上散佈著終末的道則,並且還在不斷的對窮奇進行侵蝕。試圖將窮奇帶向終末……反觀窮奇給羅造成的傷勢,卻是冇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因為……羅直接將這些傷勢送去了‘終末’,也就是說,在受傷的瞬間,羅的傷勢便已經恢複了。毫無疑問,麵對羅,窮奇完全處在下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