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洪荒之應龍本紀
  3. 第12章 神逆的道果
貧道敬微 作品

第12章 神逆的道果

    

-

不出意外的話,四凶剩餘其三的結局也已經註定了。畢竟除了窮奇之外,落入圍攻的混沌與檮杌的局勢也不是太妙。應龍揮手間就要將饕餮鼎收起……就在此時,一條血龍直接從饕餮鼎中竄出,直朝天際飛去。正是饕餮胎化易形之後轉化而成的生靈。……為了瞞過應龍的視線,他主動配合著對方將自己的道果和血肉剝離而成如今的先天靈寶-饕餮鼎。而他自身則是隱藏在鼎中完成最後的蛻變。對於自己蛻變成洪荒生靈之後選擇哪一種先天神靈的真身作為目標,饕餮的心中早有所選。在蒼龍演道之時,饕餮便已然看出對方的‘龍之道’與自己的‘饕餮之道’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相似。自然,他這次蛻變選擇的真身自然就是‘真龍’。一切比他想象的還要順利的多。在自己的凶獸之軀和饕餮之道被剝離之後,饕餮幾乎毫無阻礙的就塑造出了屬於自己的真龍之身。甚至是對於之後的‘龍之道’,饕餮亦是很快便找到了門徑踏足其中。自己的‘饕餮之道’道果化作饕餮鼎就在自己身下,兩兩相照……饕餮在‘龍之道’的領悟之上飛速前進。不多時,他便重新擁有了金仙一級的實力。而在化形成功之後,如何從這戰場之上脫離而去,便成了饕餮當務之急最重要的事情。……“饕餮,為何如此著急離去啊。”應龍不動聲色的忽然攔在了想要遠遁而去的血龍饕餮前方。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前方的應龍,饕餮的心中不由沉了下來,“你早就發現了?”看著饕餮,應龍好似為他感到遺憾的說道,“實在是可惜了……”“若是你選擇轉化的洪荒生靈不是我龍之一族,還真有可能就此被你逃脫而去了。”“隻是很可惜,你選錯了……”事實也確實如此,假若是饕餮選擇化作其餘先天神靈真身,應龍猝不及防還真有可能被饕餮逃離遠去。再加上以如今戰場這般局勢,應龍也不可能拋下這邊不管。如此一來,饕餮還真有可能做到死中求生。隻是當他選擇化作龍族,甚至沿襲了蒼龍的‘龍之道’之後,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在他化作龍族這般洪荒生靈之後,天道至公,自然也會賜予其一份代表著洪荒生靈的‘氣運之力’。而作為承襲‘龍之道’的龍族,這一份氣運自然分潤一部分落入龍族的集體氣運之中。而應龍作為蒼龍欽點的龍族始祖。對於龍族氣運的變化自然會產生感應。一般情況,洪荒之中每時每刻都會有新的洪荒生靈選擇化龍加入龍族,應龍也不會過於在意這些。可是,在這自己用饕餮煉化而成的饕餮鼎中竟然也流出了一份龍族的氣運。這如何不讓應龍看破饕餮的打算。隻見應龍忽的對著饕餮淡然一笑。在他絕望的眼神之中,應龍直接取過饕餮鼎,任由饕餮如何掙紮,幾乎毫無抵抗之力的,他瞬間被攝入鼎中,原先屬於他的饕餮道則瞬間裹挾而上。無邊的饕餮道則化作饕餮之形將一隻血龍吞入口中……“如今之下,這饕餮鼎纔算圓滿。”催動著饕餮鼎將其中的‘血龍’饕餮煉化,應龍看著手中饕餮鼎三足之上新出現的三道龍形紋路滿意的說道。不得不說,由饕餮這般凶獸強者煉化而來的先天靈寶果然不是其餘凶獸能夠比擬的。隻是粗略判斷,應龍就敢說這饕餮鼎放在中品先天靈寶之中絕對是出類拔萃的存在。就威力而言,甚至能夠媲美一些普通的上品先天靈寶。……不知不覺間,神逆與蒼龍交手之處,已在從大地之上一路來到了高空之中。上有星河日月,下有無邊蒼茫。感受著四周的無儘罡風。神逆愈是交手,愈是心驚。如果說一開始,自己雖然被這蒼龍壓製,但神逆也有幾分自信或可翻盤。隻是隨著兩人不斷交手,這蒼龍應付起自己的毀滅道則來愈發的得心應手。甚至不時間,神逆更是從這傢夥的龍之道則中感受到了類似自己毀滅道則的意味。更讓神逆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就在剛纔,這蒼龍的實力似乎又是強上了幾分……其實這一點,蒼龍亦是感覺有些驚喜。就在饕餮化龍之後,其利用原身的‘饕餮之道’促進自己感悟‘龍之道’之時,未嚐不是‘龍之道’對於‘饕餮之道’的一次吸收。而這些變化第一時間就體現在了‘龍之道’的道果-龍珠之上。自然而然,蒼龍的實力也得到了一輪強化。這纔有了神逆感覺中的變化。‘不行。’神逆心中念頭快速閃過,‘這般下去,我或許此番真就要栽在這蒼龍手中。’‘既然如此,那也該那些傢夥為我等覆滅洪荒付出一些代價了……’心念微動間,神逆忽的避開了蒼龍砸來的龍珠,朝著下方的戰場衝去。“休走!”蒼龍雖然不知道神逆此番動作的想法。但他很清楚,作為敵人,對方想做什,自己選擇阻止便是了。重回大地之上,神逆的視線瞬間掃過整個戰場。此時,洪荒生靈已經取得了絕對的優勢。不知何時,鳳皇也已經帶著西路的先天神靈趕來支援了。看著此時數量比之開始已經削減大半的凶獸大軍,並且這個數量還在飛速減少……神逆的雙目之中厲色一閃而過。回身用手中的神槍回擋了一下蒼龍再次砸來的龍珠。“砰~”龍珠砸在神槍的槍桿之上,讓它瞬間彎成了一道弧線,然後再次回到蒼龍手中。隱約間,似乎是神槍中都傳出來了一道悲鳴聲。神逆忽然冇有管這些,忽的舉起手中的神槍當做標槍一般,直接對著蒼龍投射而去。而他本身則是又一次加速衝著洪荒大地之上的凶獸大軍衝去。這一槍,神逆將自己所領悟之毀滅道則儘數融入神槍之中,將神槍的凶氣儘數激發了出來。麵對如此凶厲的一槍,追擊而來的蒼龍瞬間被鎖定,已然完全無法躲避。將時空塌縮於一點,蒼龍隻剩下正麵接下這一槍的選項。以攻對攻,龍珠漂浮在蒼龍的頭前,以之為矛。神槍和龍珠又一次撞在了一起。毫無疑問,這次的碰撞依然是蒼龍所持的龍珠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而失去神逆操控的神槍更是在與蒼龍對擊之後直接朝著遠處倒飛出去,不知所蹤。蒼龍也顧不得它的動向,繼續朝著神逆的方向追去。此時,神逆已經先蒼龍一步回到了大地之上。於四周凶獸尚顯茫然之時,神逆忽的現出自己凶獸本相。狼首牛身,腹下六足,身後三尾,似龍之形。變化為凶獸本相的神逆忽然張開大嘴,其中發出一股猶如鯨吞虹吸之力。無數的凶獸乃至與它們糾纏著的洪荒生靈均被吸入到神逆的口中。與此同時,他的頭頂,一個石色古樸的磨盤忽然出現緩緩轉動起來,隱約間可見無數被他吸入口中的生靈在這個磨盤之中被磨成了齏粉。此時蒼龍也追了上來,在看到神逆頭頂的磨盤之後,他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這纔是你的道果!”並不是所有人都和蒼龍、麒麟這般選擇將自己的道果作為武器使用。在大多數人看來,道果乃是證道之器,武器則是衛道所用,二者不可混為一談。神逆所做便是這般,眼前的大磨是其道果顯化,而先前的神槍則是他選擇衛道之器。看著隱隱給自己都帶來一絲威脅之感的大磨,蒼龍毫不猶豫又是將龍珠對著它直接砸了過去。隻是這一次,神逆竟是選擇躲閃起來。躲閃的同時,他又去到了另一處凶獸密佈的場所。“轟~”蒼龍的龍珠砸在大地之上,先是一個無底深坑瞬間形成,接著便是瞬間有著無數道裂縫朝著四麵八方蔓延開去,不知其所終。一時間,諸多生靈也受到了蒼龍這一擊的波及而隕落,其中不乏洪荒天地的生靈。忽然,蒼龍感覺到自己周身的‘氣運之力’竟然晃盪起來似有想要脫離龍珠鎮壓之相。這瞬間讓蒼龍的心中一緊。下一瞬間他就明白了這是何因。因自己剛纔一擊而隕落的洪荒生靈亦是有著‘氣運之力’存在,對於神逆這般凶獸而言可能無關緊要,但對蒼龍這樣有著‘氣運之力’在身的先天神靈而言卻並非如此。這些生靈死亡之後的‘氣運之力’會產生一些微妙的變化朝著將之擊殺的生靈身上湧去。輕則對其身上原有的‘氣運之力’造成衝擊,導致‘氣運之力’流逝。重則這些‘氣運之力’直接留在其身上,將之真靈矇蔽,難明大道。或許有另一個名字更適合這些變化的‘氣運之力’。那就是——‘業力!’……明悟了‘業力’的存在,蒼龍對著神逆的追殺不由束手束腳起來。而神逆在吞噬了繁多的凶獸之後,他的身上也開始出現了一些詭異的變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