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洪荒之應龍本紀
  3. 第13章 即將誕生的‘混沌神魔’
貧道敬微 作品

第13章 即將誕生的‘混沌神魔’

    

-

於戰場之上,此時神逆的凶獸真身遇風則長,不多時便已有通天之相。隻是微微張開深淵巨口,便是無量量的凶獸與洪荒生靈落入其腹中。不過其中最主要被吞噬的依然是凶獸一族……隨著如此海量的凶獸被神逆吞入腹中,他的凶獸真身之上也開始生出了一些奇異變化。幾乎每一個那,便會有先前被其吞噬的凶獸於其真身之上‘複活’……可以看到,神逆真身之上的無量的毛髮不斷湧動扭曲著,不時間便有一部分的毛髮變化成被其吞噬的凶獸模樣。活靈活現,便如其生前一般模樣,表情神態儘顯凶厲之色。無數獸吼聲於其周身響起,便是由這些‘凶獸’所吼而出。這般的模樣,看著便讓人不由有種毛骨悚然之感。乍一看去,便像是有著無量的凶獸儘皆寄生在了神逆這位凶獸皇者的身上一般。但隱約間,又給人一種萬獸將於其身上誕生而出的錯覺。看著如此變化的神逆,除了檮杌等三凶之處戰況依舊。其餘的洪荒生靈與凶獸之間的戰鬥都不由停頓了下來……凶獸們更是大有著直接四散開來,奔逃而去的趨勢。然後空下手來的先天神靈們先是齊齊而上,在檮杌幾人絕望的眼神中,將三者一一殞滅。……而應龍等先天神靈看著神逆的這般模樣,更是有著隱隱約約的既視感。“真是糟糕的模仿……”看著這般模樣的神逆,應龍眉宇間難掩厭惡之色。他已然看出來神逆這番行為乃是對盤古祖神身化萬物的拙劣模仿,隻是其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從其行為大概可以猜測出來,這神逆的想法大概率是想要通過融合億萬凶獸複現混沌神魔的偉力。別看混沌神魔們於盤古手中完全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但應龍等先天神靈早有估算,不論其他,混沌神魔的實力怕是與大羅金仙無異……想到此處,應龍的眼神中也不由露出憂色,‘若是真讓這神逆得逞,如今之洪荒天地又有何人能是其敵手,除非……’應龍悄然看了一眼天空,心中生出一個有些近乎妄想的想法。不過,此時事態緊急,也由不得他多想,應龍眼神一狠,‘先試上一番,再論其他……’想到便做,應龍立刻與現場所有的先天神靈溝通起來,將自己的謀劃告知所有眾神。無一例外,所有聽應龍說完其謀劃的先天神靈俱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但看到遠處那神逆愈發張狂的姿態,紛紛又是露出了毅然的神色。……先天神靈開始行動之時,神逆也冇有閒著。除卻肉身之上的變化,其頭頂的代表著其自身毀滅道果的‘滅世大磨’亦是如其身軀一般不斷的變大起來。從凶獸身軀中攝取而出的道則,不斷的被送入這‘滅世大磨’之中。被指碾碎之後,有部分道則直接融入到了大磨之中,使其威勢更盛起來。而其中,未被其吸收的部分,卻是自行匯聚而成了一條條的七彩鎖鏈,圍繞著‘滅世大磨’周身,一圈圈的將之纏繞起來。這些鎖鏈就像是要把這‘滅世大磨’牢牢的鎖起來一般。外界表象看起來亦看似如此,被鎖鏈纏身之後,隨著鎖鏈的增多,這‘滅世大磨’碾磨起來的動作也確實好似變得愈加費勁了。可偏偏讓人感到不對勁的地方就是,於感知之中,這些鎖鏈明明也就是這道果所化的‘滅世大磨’的一部分……“嘎吱~嘎吱……”幾乎每磨動一圈,‘滅世大磨’與七彩鎖鏈之間就會摩擦發出令人頭皮發緊的聲音。……神逆好似對於自己身軀與道果之上發生的變化渾然不知一般,隻是不斷的四處遊走吞噬著戰場之上的凶獸。蒼龍一直有在試圖攻擊神逆,想要打斷他的行動……隻是因為‘業力’這一發現,蒼龍的行動之間不由的變得有些束手束腳起來,反觀神逆卻是因為實力的飛速增長,變得愈發的從容起來。直至他的凶獸真身擴張到一定的程度之後,讓蒼龍無需顧慮傷及無辜的洪荒生靈之後。蒼龍這才如同解開枷鎖一般,再次能夠施展出全力將自己的龍珠對著神逆砸去……可是,到此時,已經為時晚矣。這個時候,麵對蒼龍砸來的龍珠,神逆本身甚至都冇有做出任何的迴應……隻是他身軀之上,已經億萬凶獸模樣的毛髮直直與蒼龍對轟起來。那間,龍珠便是朝著蒼龍倒飛回去。神逆身上雖是億萬凶獸模樣的毛髮化作齏粉,可其本身卻是好似渾然無事一般繼續追殺吞噬著四散開來的凶獸。而且隨著他的吞噬,剛剛失去的毛髮再次長了出來……蒼龍看著這一幕,不由的感到棘手起來。一時間,神逆這位凶獸皇者對於凶獸大軍造成的殺傷已經遠遠超越了先前洪荒生靈們與凶獸大軍大戰時對它們造成的傷害了。而就在蒼龍感到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應龍的傳音悄然出現在他的耳旁。乍聽到應龍的計劃,蒼龍也先是一驚。但看到前方還在不斷變強的神逆,他不得不承認,此時也別無他法。飛身朝著應龍的方向飛去……————————“兄長,等下掌舵之事便交由你了。”看著來到自己身旁的蒼龍,應龍認真的說道。雖然已經決定了應龍的計劃,蒼龍還是覺得有些瘋狂。“應龍,你真的覺得可以做到嗎?”蒼龍的語氣有些難以置信。“由我先天神靈將盤古祖神的真身投影於混沌鴻蒙之中召喚至如今……”“這未免有些過於瘋狂了。”應龍看了蒼龍一眼,語氣有些無奈,“兄長,若非已無其他辦法,吾等又何必冒險以此行事呢?”看了一眼遠處顯然已經反被過道果操控的神逆,“我等誰能想到,這神逆於破滅洪荒天地的執念竟然如此深厚,竟會有著這般極端的謀劃。”“以其自身的凶獸真身為基,吸納無量凶獸,將其等複本歸元至混沌神魔殘軀,於這洪荒天地之中再次生出一位混沌神魔出來……”說實話,正常的洪荒生靈都想不到神逆的這般計劃。正常而言,道果乃是由修煉者對己身之道整合而成,不會存在己身道果之中有著修煉者本人都難以理解的道則存在。更不會出現像是現在的神逆一般被道果反控的情況。但是,神逆他做了一件在包括應龍、蒼龍在內的所有先天神靈都感到難以置信的事。那就是他直接放棄了自己對自身毀滅道則的掌控,全力吸收無量凶獸之後,將其中煉化而出的道則直接傳輸給毀滅道果顯化的‘滅世大磨’自行處理。道果者,道之結晶也。於大道而言,萬道一體,豈有分化。在神逆的這般操作之後,作為道果本身的‘滅世大磨’自然來者不拒,將神逆傳輸而來的諸般道則儘數吸收。從這一刻開始,毀滅道果便已經脫離了神逆的控製。或者說,此時的毀滅道果已然不是神逆一人的道果。和蒼龍將自己的‘龍之道’道果龍珠與龍之一族綁定相似,此時的毀滅道果便是凶獸一族的道果。不過區別在於,蒼龍的‘龍之道’依然在他以及無數‘龍之道’修煉者的掌控之中。而神逆的‘毀滅之道’已經失去了掌控者……亦或是說,它的掌控者此時尚未誕生。此時,神逆的凶獸真身已然完全看不出其先前的模樣了。在這附近所有存活的凶獸已經儘數被其吞噬之後,他已然化作一個巨大無比的肉卵,其上無數的凶獸之形嘶吼嚎叫著。其中甚至能找到神逆先前他自身的那副凶獸真身的模樣。在其之上,一個被無數的七彩鎖鏈捆綁住的‘滅世大磨’還在奮力試圖磨動起來。“嘎!”忽然,一條鎖鏈崩斷,化作齏粉融入到‘滅世大磨’之中。“嘎……嘎……”一條條的鎖鏈都開始快速的崩斷起來……應龍等先天神靈知曉,等到這‘滅世大磨’之上的所有鎖鏈崩斷之時。便是這位於毀滅神魔於洪荒天地當中的誕生之機。最後凝視了遠處的‘滅世大磨’以及其下的那枚肉卵一眼。應龍招呼著蒼龍走向已然也已做好準備的大陣之中。既然凶獸一方搬出來了混沌神魔,那自己一番也隻能請出祖神盤古了。說是大陣,其實更像是一種儀式。無數生靈所在之方位隱隱與那先天神靈傳承記憶當中的三十六品青蓮形似,而應龍等先天神靈所在位置便是這‘混沌青蓮’的‘蓮台’所在。其中留予蒼龍的位置便是這‘蓮台’的正中心。畢竟此時的洪荒天地之中,絕大多數洪荒生靈所修之道便是蒼龍的‘龍之道’。如此一來,自然冇有其他先天神靈能比蒼龍更適合這箇中心的方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