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它死掉了 作品

回憶

    

-

末世是突如其來降臨的,它來臨時正好是春節,人人都在為了團圓而奔波著,我記得窗外的歡聲笑語與鞭炮劈裡啪啦的聲音,我懷念著。

“媽媽快看天空變紅了”穿著喜慶的小女孩指著天空稀奇著向她的母親分享,“媽媽你怎麼了”小女孩看著她的媽媽捂著喉嚨發出茲茲的響聲當心道,“冇事寶貝跟媽媽回屋”小女孩的母親強撐著身體牽著小女孩的手進了屋,“哢噠”門被關上的聲音,但冇過多久剛剛的小女孩發出了尖銳的聲音“啊!”模糊的塑料門透著紅,隻看得到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在血紅中起起伏伏,咀嚼的聲音像是在哭泣。

“好可怕啊,永樂哥”微落的聲音透過林永樂的耳膜,吸鼻子的聲音伴隨著哭泣聲,林永樂看了看自己背後的同伴,多是瘦弱的,“都彆怕,有我和永安在還能保護不了你們嗎!”林永樂拍拍胸脯向他們保證道,這時林永樂口中的林永安向他們大聲說道“我們現在應該想想未來要怎麼辦才行!都彆哭了!”林永安甩了甩他那奶奶灰的頭髮,又故作搞笑的姿態,逗著他們笑,“噗呲”零零碎碎的笑聲響起。

林永樂看大家情緒都穩定了起來就拍拍手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好了好了,現在就都來想想外麵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還有我們未來要乾什麼吧”林永樂揮了揮手讓他們圍成了一個圈,圈不大總共也就10個人,5男3女剩下的是倆個12歲的小孩一男一女。

“我覺得他們是喪屍,就是電視上的那樣”還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剛纔我和夏夏出去時看到一個被咬的老人家在倒下後冇過多久就站起來了,站就站吧可他還來追我和夏夏,我都嚇哭了,可惜夏夏不會說話不然他也哭”林永樂一聽頓時驚出聲“不是甜甜你還和夏夏出去了”坐在甜甜和夏夏旁邊的女生一聽氣的拿起拖鞋作勢要打,嚇的甜甜和夏夏一人各抱著她的腿道“小鶴姐姐對不起!我和夏夏隻是好奇而已!”夏夏聽著連忙點著頭,“噗呲”盤腿坐在靠窗位置的粉發男一聽陰陽怪氣道“我隻是好奇而已~對不起~”

“行啦,永鬆,彆陰陽怪氣的了,看永鶴那生氣樣,他倆死定咯~”林永鬆旁邊的黑髮男像是在勸阻道,“嗬,永歲我們就不管那倆小屁孩了讓永鶴教育教育好了,永樂我們繼續討論吧”

這就是我的夥伴,等等,你說還有三個人冇介紹?哦他們在永鶴那添油加醋“我記得永鶴姐你的口紅還是他倆弄的”白髮的林永福“對呀對呀,還有噢床頭的癩蛤蟆哦~”妹妹頭的黃髮林永夢“我記得碎掉的碗”捂嘴笑的開心的藍髮林永存。

“行啦!你們快聽我說話啊!”林永安看著這淩亂的場景撓了撓他那淩亂的紅毛大喊,隻想讓他們安靜的聽他說話。

拍拍手重新讓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的林永樂麵容嚴肅道“我們心裡都清楚,這隻是個開端,未來肯定更加的混亂,那麼為了生存我們將建立一個組織,好名正言順的活下去”林永樂說完看了看舉手的林永歲揚了揚頭事宜他說“那是不是得取個名啊”聽了林永歲的問提林永樂邪魅一笑

“那當然,看到那個桶冇,拿張紙,寫你想的組織名,然後投下去我抽到哪個是哪個”

“報告”林永樂看了看林永安“你說”“太隨意了吧!”林永樂直接一個頭錘“快寫”

昏暗的屋子,一群人圍在桶的麵前,林永樂見大家都把寫好的小紙條放進桶裡後深呼吸了幾下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他們靠譜點,取的名字不要太離譜”,後伸手下去,呼吸突然沉重起來,林永樂快速的抽出字條,周圍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永樂的手上,林永樂看了看周圍低聲道“準備好了嗎”看著他們都點了點頭林永樂重重的呼吸了幾下後展開紙條。

“好那麼狂歡正式成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