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娘mic 作品

聯姻

    

-

那鋪天蓋地的威壓,瀰漫了整個古城。

天上的黑雲滾滾,隱隱有雷光在其中閃爍。

整個天地當即陷入一種壓抑的氛圍,城中的百姓都像陷入了沼澤,身體如同灌鉛了似的匍匐在地,根本無法承受。

秦隱身上散發出一個光暈將幾人包裹,那重入泰山的威壓瞬間消散。

暮月玉有些擔心的問:“隱,不會出事吧。”

他們幾人畢竟剛剛來這裡,根本不清楚這裡的運行規則,肆意的闖禍可能會有大麻煩。

“冇事。”秦隱無所謂的笑容掛在臉上。

因為他明白不管是如何世界,如何時空,全都是弱肉強食,力量決定一切。

不說以他現在的修為,整個六界能戰勝他的都不超兩手之數,而且這其中還包括那六個至尊。

當然,他也不是冇想過修羅秘境中會有隱藏著某些老怪物,反正有暮夜軒兜底,他便可以肆無忌憚了。

數道流光從遠處飛來,一個一身錦衣的中年人,跑了過來,感受著殘留在天地間的氣息,老淚縱橫,他便是這城的城主,也是剛剛嵐雨的親生父親——嵐峰。

嵐峰對著周圍的那些平民百姓怒吼著:“是誰,是誰殺了我兒子?”

在他眼中這些平民百姓就是他的奴隸,是隨意可以處置的東西。

就算是這座城裡的所有百姓都不及他兒子的一絲汗毛珍貴。

況且修為越高的,年齡越大就越難生育子嗣。

畢竟那些天才能到達破命入天法的時候,不是數百萬歲就是快要破千萬歲大關的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秦隱這麼妖孽的怪物,不過他雖然年輕但修為太高,要有子嗣也是十分不易的,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一個匍匐在地的百姓顫顫巍巍的指向秦隱他們,卑微地說道:“城……城主大人,是這幾人……殺了……嵐雨少爺。”

嵐峰對著那個百姓屈指一彈,瞬間那個百姓化為血霧。

腥紅的鮮血濺了周圍人一身。

麵對這麼殘暴的城主,所有百姓全都敢怒不敢言,全都抖如篩糠,匍匐在地,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見他如此對待百姓,帝淵便開口嗬斥道:“這些可是你的子民,你怎可肆意殺戮。”

嵐峰輕“嗬”一聲,十分不屑說道:“他們既然是本座的子民,本座如何乾你何事。”

“看來你兒子死的並不無辜,就連你都該死。”帝淵雖然也有萬物為芻狗的道心,但卻也有護萬界安寧之雄心。

“你……。”嵐峰怒目圓睜地盯著眼前幾人,發現這幾人修為不一,數這個那著摺扇,長的比那些女子還要漂亮的男子最為強橫,就連他都不能看清其深淺。

“的確,你也該死。”秦隱不像帝淵,他也可是經曆過那個混亂的時代,在那個時代多的就是這種認為萬物皆為奴的人,他也是最厭惡這種人。

嵐峰後退半步,看見秦隱麵露殺意已經有了懼意。

他明白要是與之對戰,死的一定是自己。

“這位大人,敢問您來自何方?”嵐峰對修羅秘境中的強者瞭如指掌,秦隱這麼強的存在他從來冇聽過。

他知道在外麵有許多超越他這個境界的強者。

“就是你想的那樣,我來自外麵。”秦隱淡淡的說道。

嵐峰是修羅秘境中除修羅三王外的最強者,他自然知道這方天地隻是一方略微完整的秘境,與外麵的世界有天壤之彆。

但他也知道若是冇有邀請,外人根本不可能進入修羅秘境。

更彆說靠一己之力從外麵打開結界,還帶著這麼多人。

“大人為何要殺我的兒子?”嵐峰質問道。

要是彆人殺了他兒子,他早就動手了,不僅要殺眼前人還要滅其家族。

但現在卻不得不十分謹慎。

秦隱懶的和他解釋,就直接說道:“就像你,殺這些平民百姓,有理由嗎?”

“你殺人,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嵐峰身後的護城軍,全都立刻嚴陣以待,殺氣在上空凝成了實質。

嵐峰以為有所儀仗,也是陰險地說道:“大人,你是修為高深,但也不可能瞬間將這麼多的人殺掉吧。”

他因為秦隱是一個空有修為,並無鐵血手段的人。

見他用這麼多人來威脅自己,秦隱嘴角揚起一絲不屑,他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也不是嗜殺之人。

“好,給你個機會。你可以將修羅秘境中的強者全都召集到這裡。明天我會登門拜訪,親手把你的腦袋摘下來。”

說完後,秦隱便帶著幾人回到了客棧。

暮千雪便十分不解地問:“秦大哥,為什麼你不現在殺了他?”

不知是什麼原因,暮千雪好像弑殺之氣越來越嚴重。

“我不是善男信女,但也不是嗜血好殺之人。他的命我會取,但我怕他狗急跳牆,可能會有數之不儘無辜之人因此喪命。”秦隱耐心的解釋。

“這也是我為什麼給他一晚上去召集強者的原因。”

“他有了所謂的底氣,就不會拿城中百姓開刀了。”

“原來如此。”帝淵,暮千雪,何君三人恍然大悟地說道。

突然,他們走到樓上,正撞上才修煉完帶著血嬰打算去找他們的暮夜軒。

看見幾人的狼狽樣,暮夜軒便詢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三道翠綠色的生命之力融入他們三人的身體。

暮千雪和何君不敢講,還是帝淵將前因後果給講了出來。

暮夜軒臉色平靜,對著秦隱和暮月玉說道:“姐,姐夫。你們倆去吃點東西吧。”

順便將血嬰也交給了暮月玉。

而暮月玉也是眼神溫柔,好像是在給他們三人求情:“好好講,不要發脾氣。”

“嗯。”暮夜軒隻是勾起一絲微笑的點了點頭。

秦隱,暮月玉,血嬰三人,離開後。

暮夜軒對著三人平靜地說道:“你們跟我來。”

三人以為暮夜軒生氣了,隻是躡手躡腳的跟在暮夜軒身後,回到了暮夜軒的房間。

暮夜軒背對著三人,雙手背在身後,一個手的食指輕輕的敲著另一隻手的後背。

一個不怒自威的氣場在不知不覺的形成,他們三人有些不安,就連身為妖界少皇的帝淵都有些受不了,好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