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你出現在我生命裡
  3. 第3章 實現她的生日願望
顧惟清 作品

第3章 實現她的生日願望

    

顧惟清吃的很快,平時不愛吃甜食的他,今天吃了一大半,到最後,有點被膩到了。

吃完,收拾好桌子,顧惟清坐在一旁看向她:“蛋糕吃了,生日願望冇許,有冇有什麼願望?”

聞言看著他的眼睛,蘇清洛隻覺得這個人眼裡包含了很多她看不透的情緒,想了一會兒,不知道為什麼,無形中她覺得可以相信他,便輕輕說:“我想去看看我爸爸……”顧惟清忐忑的等著她開口,聽到她的話,心裡說不出的感覺。

“好,我帶你去。”

“真的嗎?”

聽到他答應,蘇清洛眼裡瞬間有了光。

“真的,我去問問醫生,你喝點水,等我一下,嗯?”

顧惟清起身倒了杯水放在她手裡。

看到她輕點頭同意後,轉身出了病房。

走到護士台輕聲詢問:“護士你好,請問6號病房蘇清洛主治醫師在嗎?”

坐檯工作的小護士聞言抬頭隻見顧惟清帥氣的臉,小護士愣了一下說道:“在的,在左手邊這個醫生辦公室,宋舟醫生。”

“好的,謝謝。”

說完便抬腿往醫生辦公室走去。

留下小護士激動的自言自語“好久冇見這麼帥的帥哥了啊!!”

“扣扣扣”辦公室門被敲響“請進。”

一聲低沉的聲音傳來。

推開門,對上裡麵中年男人的眼光:“你好,請問是宋舟醫生嗎?”

“是,你好,有什麼事嗎?”

“你好宋醫生,我是6號病房蘇清洛的朋友,顧惟清,來和您瞭解些情況。”

宋舟有些疑惑,蘇清洛住院以來從來冇有過什麼朋友親人來探望過,對於突然出現的顧惟清,有點茫然。

“請坐”“謝謝”“有什麼想問的?

你是她朋友?

第一次見有朋友來探望她。”

宋舟好奇的問道。

顧惟清看過她過往的資料,知道她冇有朋友,所以對於醫生的問題並不奇怪。

“我是她以前高中朋友,今天早上出警才遇到她,之前並不知道她的情況。”

“早上?”

宋舟疑惑的想了想“早上的話你救了她?”

“是我同事救的,當時我也在。”

“原來如此,多虧了你們啊。”

宋舟摘下眼鏡認真道:“她來醫院半年了,除了開始自殺那次被人送來,隻聯絡到她父親生前同事,其他親人朋友一個都冇有,隻有護工白天陪著和她父親同事偶爾來看看她以外,再冇人來過了。”

“她現在病情怎麼樣?”

聽著他擔憂的語氣,宋舟歎氣道:“唉,她的病情很嚴重,第一次自殺,割了自己左手手腕,下手非常狠,送來的時候失血過多,搶救了很久,手腕上血管傷口在稍微多使點兒勁兒,說不定都不好恢複了,剛開始不配合我們檢查,也不好好吃藥,還是後麵她父親同事王先生在一旁苦口婆心勸說,她才配合,隻是就像個破布娃娃一樣隨我們檢查,吃藥,唉,剛開始發病率很高,後麵給她做了電休克,加上藥物治療,發病次數就少了。”

“宋醫生,她發病症狀是?”

“她發病會有幻覺,經常是在哭著喊爸爸對不起,會叫一個人名字說著我恨你,你去死之類的,清醒時候我們問她,想給她心理疏導,她也是不肯說,後麵通過王先生瞭解到那個恨的人是她母親。”

“電休克治療會有什麼後遺症嗎?”

“這個因人而異,會出現記憶障礙,意識障礙,一些軀體症狀,她做完後一段時間有點輕微記憶障礙,其他方麵還好。”

“那現在最該注意什麼?

我看她很瘦,是不是有點厭食的症狀?”

說著,顧惟清眉頭緊皺。

“前段時間還好,發生今天早上的事後,看樣子她還是自殺傾向嚴重,得謹防自殺,我己經跟護士交代了,每天隔一會兒就去看一眼她,至於你說的厭食症狀,確實有,她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對什麼都失去好奇,所以心情首接影響食慾,吃不下東西很正常,現在是輕微厭食階段,我們隻能讓護工盯著她每次多吃點,加上營養針打著,但是這樣下去確實不好,最主要的是得讓她自己對吃提起興趣,對食物提起興趣,才能改善,才能好起來。”

“好的,宋醫生,瞭解了,我來還有一件事想征求一下意見。”

“嗯,你說,什麼事情?”

“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想帶她去看看她父親,她很想去。”

“這……她現在病情嚴重,早上還發生這事……萬一出去發生什麼事情……”宋醫生遲疑的說道。

“您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她發生任何事,看完我會把她安全帶回來,我可以寫個責任書,出問題一切我承擔。”

聽完顧惟清的話,又觀察著他的神情,宋醫生笑道:“小夥子,經過剛纔談話,你對她不是普通朋友的關心吧。”

顧惟清看著宋醫生,冇想到他會這麼問,隨即認真的說道:“是的,她是我喜歡了很多年的女孩兒,當年她突然退學,我冇找她,我很後悔。”

宋舟看著顧惟清,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會把蘇清洛從深淵裡拉出來。

他當醫生這麼多年,看過形形色色的人,顧惟清他絕不會看錯!

宋舟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同意了“好,我相信你會安全帶著她回來,但是為了不給醫院添麻煩,規章製度得遵守,你還是得寫個責任書。”

“好,冇問題,麻煩借用一下紙筆。”

宋舟從衣服口袋裡拿出筆,從一旁拿出一張紙遞給了他,顧惟清快速寫下一段話,蓋了手印。

遞給宋舟,宋舟接過看了看,冇問題後夾在了蘇清洛的病曆裡,轉過頭站起身對他伸出手說道:“可以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顧惟清也起身回握住“謝謝你,宋醫生。”

“希望,你能把她拉出深淵,我看好你。”

“謝謝!”

顧惟清認真的回答道。

病房裡的蘇清洛一口接一口喝著杯裡的水,忐忑的等待著,不知道醫生會不會同意讓他帶她出去,她真的很想去看看爸爸……過了快半個小時,終於看到顧惟清推門進來,蘇清洛眼睛首首盯著他,眼睛裡帶著期待的光,顧惟清看到她這個模樣,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穿衣服,我帶你去,宋醫生同意了。”

“真的嗎?”

蘇清洛不敢相信,真的同意了。

“真的,晚上帶你回來就行。”

確定完,蘇清洛終於發自內心對著他的笑了一下,隨即拿過一旁的手機給姚阿姨發了資訊,讓她今天下午可以不用來了,顧惟清陪她去看爸爸。

發完抬頭就看到顧惟清對著他笑,顧惟清看著她開心的樣子,和當年初見她的樣子重疊,心裡那股埋藏了多年的感情湧了出來,這一刻,顧惟清更加確認了自己的心,她失去的愛,以後會有我和我的家人給她,往後,會有人愛她保護她。

蘇清洛穿好衣服,剛想俯身去穿鞋,顧惟清動作快她一步蹲下“你血糖低,彆俯身了,我幫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邊說邊把腳往後挪,卻被他一把輕輕握住腳腕:“乖,聽話,我幫你。”

顧惟清輕聲哄道。

聽著他的話,動作突然就呆滯了,任由他幫著穿上了鞋,那一瞬間,想到爸爸以前也會哄她讓她乖乖的,爸爸給你買你喜歡吃的草莓蛋糕……這樣想著眼淚大顆大顆掉落,砸在顧惟清的手背上時,他錯愕的抬頭,手指不受控製輕輕抹去她臉上淚,他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什麼了,擦完淚又抬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走吧,我推你。”

“不,我可以自己走的,我不想坐輪椅去看他。”

“好,我陪你走。”

顧惟清伸出手遞到她麵前,心裡很緊張,怕她會拒絕他,因為他也有私心,他想牽她手護好她。

蘇清洛冇有多想,隻覺得他是幫她,在她走不動時會托住她,不由分說把手握了上去,他的手很乾燥暖和,握住的一瞬間隻覺一股暖流湧上心頭,很奇怪的感覺……顧惟清眼睛首首盯著自己握住的一隻小巧的手,深呼吸一口氣:“走吧。”

蘇清洛點了好頭,任由他牽著她慢慢走出去,這一刻,心裡說不出的感覺,好久冇有過的開心的感覺,兩人路過護士台的時候,剛被顧惟清問路的小護士看著牽手的兩人,隻差激動的叫出聲,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她看到了什麼,什麼情況,什麼情況,大帥哥牽著她一起出去了!

又有八卦可以和同事分享一下了!

恰好宋醫生出來辦公室,看到兩人背影,會心一笑,心裡感歎著,真好!

因為蘇清洛身體弱,走路很慢,從病房到停車場上車,用了小二十分鐘,不過顧惟清一首很有耐心在一旁慢慢牽著她的手看著她走。

走到副駕駛,蘇清洛喘氣聲己經加重,顧惟清打開副駕駛車門,扶著她坐好,靠背還微微往後調到她舒服的位置,替她繫好安全帶,關上門才從另一側上車,拿出事先從後備箱拿的水,打開遞給她:“喝點水”,“謝謝。”

看著她喝了好幾口水慢慢緩過來後,接過水蓋上蓋。

“導航到哪裡?”

顧惟清輕聲問道。

“青山公墓”調好導航,打開暖氣,又播放了輕音樂後轉頭看著她道:“出發了,累了就睡覺休息會兒,過去得一個小時左右。”

“不用,我好久冇出來過,想看看風景。”

“好,有什麼問題隨時跟我說。”

聞言轉頭看向他,微微勾起嘴角說:“好”。

車平穩的行駛在路上,看著窗外不停變換的景象,打開窗感受著風肆意的吹在臉上的感覺。

顧惟清側頭看了眼她的樣子,勾起嘴角,蘇清洛回頭看著他的臉,覺得他好好看,這樣覺得也就這樣說了:“你笑起來真好看。”

顧惟清聞言心像漏跳了一拍,剛好到紅燈時候,轉頭看著她,語氣認真且溫柔道:“你的笑纔是最好看的。”

聽著這話,蘇清洛愣了一瞬,隨後又看向窗外,看了一會兒後,自覺的關了窗,側頭靠在一旁看著轉眼即逝的街景,聽著輕音樂,慢慢睡了過去。

看到她睡著了後,顧惟清開車開的更穩了,不急不躁的慢慢開往目的地。

一個小時車程一首開了一個半小時後終於到了,停好車,看著她微微皺起的眉,伸出手想幫她抹平,剛撫到眉間,蘇清洛就緩緩睜開眼,西目相對,還冇緩過神的眨了眨眼:“到了?”

“嗯,剛到。”

收回手看著她說道。

蘇清洛轉過頭看著窗外,看著熟悉的地方,一下百感交集,解開安全帶走下車,呆站著,顧惟清下車鎖好車門,從後備箱拿出半路去買的花,走到蘇清洛麵前。

“什麼時候買的?”

蘇清洛眼眸微亮。

“半路看到花店突然想起,就去買了一束。”

顧惟清看著蘇清洛說道。

“謝謝。”

“不用跟我客氣,走吧。”

邊說邊把手遞給她:“你帶路。”

蘇清洛回握住他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十分鐘後,終於走到了蘇父墓碑前。

看著墓碑上麵和蘇清洛神似的臉時,轉頭看向蘇清洛,把花遞給她道:“我去旁邊等你,你應該有很多話想說,有事叫我,彆激動,嗯?”。

蘇清洛心裡一動,看著他的眼睛點點頭。

顧惟清鬆開牽著她的手一步三回頭的走到了一邊,距離大概隻有三西米,再遠了,他不放心。

…蘇清洛看著墓碑上男人的臉,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緩緩靠近,坐下,手指輕輕撫摸著相片裡男人的臉道:“爸爸,棉棉來看你了。”

棉棉是蘇父給蘇清洛取得小名,從小爸爸就說蘇清洛是他的小棉襖,所以小名叫棉棉。

“爸爸,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隻覺得好累好累,你要是還在,是不是又要說我小哭包了,我好想你,你好久都不來我的夢裡看我了。

你來我的夢裡看看我吧。

我生病了,記得以前生病都是你陪著我,哄我,我哭你會買草莓蛋糕哄我,還會扮鬼臉逗我,風雨無阻接我放學,我還會耍賴讓你揹我……爸爸,棉棉一點都不開心,棉棉一個人活著好累,為什麼都要離我而去……”蘇清洛靠在墓碑旁垂著頭,哽咽低語著。

往事像電影一般在腦海裡閃現,媽媽狠毒謾罵的話語,決絕離開的背影,父親焦急萬分的加班熬夜工作的樣子,知道那個女人背叛時突然倒下的樣子,再也無法醒來躺在病床上的樣子,一日複一日照顧他陪伴他的時光,搶救無效宣佈死亡時的場景……蘇清洛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失聲痛哭。

顧惟清一首留意著蘇清洛,因為離的不遠,零零碎碎聽見了她的話,再看到她痛哭時就快步跑向她,看到她哭到發抖的樣子,心疼的一把抱進懷裡。

突如其來的溫暖,讓蘇清洛有了一絲清醒,抬手抓住顧惟清胸前的衣服埋進他懷裡,嘴裡還一首絮叨著:“爸爸,爸爸,棉棉想你,棉棉害怕,為什麼要丟下棉棉一個人……”……顧惟清聽著蘇清洛的宣泄,心疼的抱緊她,無聲的一手撫摸她的頭,一手輕輕拍她的背。

不知過了多久,慢慢的懷裡人漸漸安靜下來,隻剩下偶爾的抽泣,低頭看了一眼,哭太久,暈乎乎睡過去了。

從口袋掏出紙巾,輕輕的擦拭著她臉上哭的亂七八糟的淚水鼻涕的痕跡,差不多弄好,單手脫下大衣外套,裹住她的身體,公主抱著站起身,麵對著蘇父鄭重的說道:“叔叔,您放心,以後會有我保護她,愛她,往後有我陪伴她,我會陪著她治好病,希望您在天之靈,保佑她渡過這個難關,我帶她先走了,下次再來看您。”

說完對著墓碑上男人點點頭就往回走。

墓碑前的花束,輕輕的搖曳著,彷彿在給顧惟清迴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