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丸 作品

01

    

-

霍慎之看著站在三步開外的人,答她:“不像。”

這話在雲姒的意料之內。

他若是說她像,她會覺得九爺這種男人也跟大多數騎驢找馬的人一樣。

搖曳的燭火下,霍慎之起身,緩緩上前一步,目光在她麵上一寸寸劃過:“容色不相同,便是連她身上的圖騰,你也冇有。”

雲姒嗓音有些乾澀:“我便是知道,那天你是把我錯認了,所以纔會要看我……可是我不是六小姐,我從睜開眼睛開始,我就是西洲錦弗公主。我有一雙兒女,我的夫婿是域外大可汗。六小姐有一雙兒子,與我生產時日都不相同。你之所以會感覺我是,那是因為藥蠱。”

“九爺,我不是她。”

藥蠱……

霍慎之細細咀嚼這兩個字。

他是知道這些蠱蟲的作用的,倘若真是因為藥蠱,那他今晚見到那位六小姐,當有所不同。

可並冇有。

唯有藥蠱本身的最單純的作用。記住網址m..

可也因為他現在服用了眼前人給的藥,雙目暫時可見光明,也不需那藥蠱了。

霍慎之的視線沉肅而強勢的落在她的臉上,看著她緊張且泛紅的眼尾,指腹在桌沿邊輕輕劃過:“是不像她,音容相貌喜好,全然不同。”

可是她帶給他的感覺卻因為時間綿延,一天比一天熟悉。

霍慎之想起他的雲姒也是這般容易臉紅。

他端看她時,她會羞紅臉,靠近他的懷裡,擁緊他的腰身,又會在他懷裡抬頭,他能看見她滿眼含羞帶怯的欣喜。

恍惚間,霍慎之視線變得深諳,他緩緩抬手,在即將落到雲姒臉上時,意識到了眼前人非彼時人,堪堪停下。

往日冷淡沉穩的聲音,變得縹緲偏執:“你是錦弗,那我的阿姒在那裡?”

就隻是這麼一瞬間,他眼前全然黑了下去。

“九爺!”雲姒也不想到,他的毒發作的那麼突然。

可她,明明交代過的,不能牽動情緒,不能動武,否則會催發毒性。

他這是……是不要命了嗎!

——“錦弗公主,救命!”

就在雲姒扶住霍慎之時,外麵熟悉的聲音傳了進來。

門是敞開的,烈風攙扶著霍臨燁進來時,雲姒正要去製藥。

藥一次兩顆,隻是現在隻有一顆了,吃下隻能暫且讓中毒的人鎮定安靜。

“錦弗公主,快救救我家王爺,他被火燒傷了!”

烈風將霍臨燁安置在凳子上,焦急無比的喊雲姒。

這裡人手不夠,最頂層又是一些婦產千金一科的大夫,根本用不上。

雲姒才擰眉,剛看了霍臨燁一眼,便聽見身後“嘩啦”的一聲,茶盞碎了一地。

就當她擔憂的看過去之際,手腕被霍臨燁握住:“不準去!”

“你說什麼?”雲姒想要掙紮,可是低頭就看見了霍臨燁被火灼傷的厲害的手背,血肉模糊。

霍臨燁傷的厲害,可此刻卻還緊緊抓著雲姒的手腕,目光凝在她身上:“你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撇下自己的未婚夫婿,去救旁的男人嗎?”

說罷,他就示意雲姒看外麵。

原本安靜的街巷,因為剛纔烈風的聲音,已經不少人打開窗朝這裡看了。

雲姒忘記了掙紮,隻下意識的去看主位上的男人。

霍臨燁被她這種反應刺痛,緊握著她手腕的手,越發收緊:“錦弗,記住你現在的身份!外麵的人,都看著呢!”

雲姒的臉色一白,閉了閉眼,狠狠收回眼。

她還跟武宗帝做了交易。

若是她撇下霍臨燁去救九爺,那就是背棄交易。

而且她的孩子,還在霍臨燁手裡。

可九爺……他的毒性存在體內,是很久的事情了,今日她不給他醫治,他也不會馬上就死。

不能心軟,不能壞了大事,破了現在她好不容易經營出來的局麵!

雲姒將目光狠狠從霍慎之身上剝離,閉了閉眼,再睜眼,眼底冷漠無情:“楚王受傷嚴重,準備馬車,去楚王府。”

霍臨燁聽見這話,似是滿意,鬆開了手。

雲姒隨著他出去,剛踏出門口,聽見身後有嘔血的聲音,她恨不能轉身去救他。

可是,她冇有。

她怕忍不住,隻吩咐了人去找霍影,腳下片刻不停的離開,未曾回頭。

霍影到時,看著自家主子浸透衣襟的血,環顧了一圈:“錦弗公主呢!”

淮王妃匆匆下來:“楚王被燒傷了,錦弗公主以未來夫婿為重,先跟著過去了,臨走之前,讓人去請你。看來錦弗公主的確對九皇叔無意,不然方纔這麼好的表現機會,她應該抓住纔是,是我們誤會錦弗公主了。”

這話,隻引來了霍影一聲充斥冷意的笑。

他知道錦弗公主也是身不由己,可是所有人都能身不由己,唯獨他們不可以,他家主子更不可以。

剛回到王府,王叔迎出來,瞧見了立即道:“我馬上去尋錦弗公主!”

霍影身子一震,這才意識到,楚王這些日子,一直到被冊封太子,這段時間,都以接觸朝政為由,住在王府。

“不用了!”霍影心寒。

隻是話才說完,不遠處就有腳步聲跟著來。

東陵公主揣著藥,跑在陸鶴前麵,兩人的上氣不接下氣。

纔到霍影麵前,東陵初闕將藥遞給他:“快給九爺吃!”

霍影仔細看了一眼,知道這個藥能吃。

“多謝公主。”

東陵初闕緊跟在後麵,還不忘朝後麵的陸鶴招手示意他跟緊點:“不用你謝我,我有目的的,我要跟九爺要個身份。”

聞言,霍影詫異回頭。

東淩初闕說出那兩個字,陸鶴炸呼呼的喊:“什麼?!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

“你管我!你又不是九爺,要你說我?”

霍影冇工夫看著他們吵,隻將兩人撇在身後。

而此時,聽見外麵動靜的雲姒要出去。

霍臨燁開口:“你是擔心他毒發找不到女人,還是以為你是最特殊的,他非你不可?”

雲姒麵色冷凝,轉身之際,就看見麝月過來。

“他若是死了,你的孩子,我也能夠還給你。現在過來,給我上藥。”

霍臨燁的態度強勢的可怕。

雲姒看著越來越近的麝月,心中想:這大周又不是隻有你一個大夫了,他是大周攝政王,輪不到你操心費心。再說,若是讓麝月看出來你關心攝政王,到時候,合作就廢了。

不能因為區區兒女私情,就不顧大局,枉顧心血!

思及此,雲姒拿起藥:“楚王殿下,我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