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誰讓他談戀愛的
  3. 第二章:論晚睡的好處
作家c7QbAe 作品

第二章:論晚睡的好處

    

-

晚上餘晟躺在床上橫豎睡不著,腦子揮之不去的是今天被拒絕的聊天。“都幾點了啊,完全睡不著。”十二點打完遊戲躺在床上一直到三點。起床逛逛吧,餘晟睡不著的時候很喜歡晚上出去逛逛,夜晚的路燈,還有各種窸窸窣窣的聲音他非常享受。穿好衣服輕手輕腳的出門,他不敢吵醒爸媽,不然肯定一頓狠狠嘮叨。餘晟知道父母的嘮叨都是為了他好,但是怎說呢,他還是欣賞不來這種瑣碎,好多書上講起人生經驗總是說父母的嘮叨應該珍惜。可是作為剛剛踏入社會的他真的欣賞不來這種嘮叨,東西是好的,但是餘晟不喜歡。“神華寺,一百週年,禪境大師六月法事”不知不覺間餘晟散步到了神華寺附近。這離他家並不遠,藉助昏暗枯黃的路燈餘晟看到一副這樣的橫幅。寺廟晚上都不關門的嗎?看著大門敞開的廟門餘晟心有些困惑。輕輕推了推門,寺廟麵是有住和尚的,雖然廟小但是地方政府還是挺重視的安排了僧人,主持,還經常派人打掃甚至還要時常翻新。左右大家都睡了,我就稍微逛逛,一會就離開。餘晟這樣想著,摸著黑四處打量著。上一次來神華寺是餘晟考試大學的時候,考的還是可以的,當時家人說是佛祖保佑,於是父母帶著他來神華寺燒柱香還個願。還有燈開著?餘晟路過大雄寶殿,再往西走一點就是僧人平時誦經的地方,也有僧人會在過年的時候擺攤算命。現在這個偏殿居然還亮著燈,不會還有僧人在唸經吧,這也太捲了吧。不好說,聽說神華寺麵的僧人都是研究生起步。看到燈亮著餘晟想了想還是不打擾人家為好,自己也算是不速之客,嚇著人家可不好。正準備悄悄離開的餘晟聽到一陣蒼老而又和藹的聲音。“小施主,既然來了又何必著急離開。”回頭望去一位清瘦的老人家身著淡藍色的布衣站在門口。“大師,我不是有意擅闖這的,晚上睡不著出來逛逛。”餘晟急忙解釋道。“無礙,施主可知今晚這門為何開著?”“該不會是為我這個有緣人開著的吧”半夜不關門進來的不是賊就是餘晟這種失眠症患者。“施主確實頗具慧根,凡入此門者皆與我佛有緣啊。”大師輕輕笑著:“施主不妨進門聽貧僧一段故事。”“那就打擾大師了。”正好睡不著,聽聽故事也不錯,餘晟還是比較喜歡聽別人講故事的,最好是親身經曆的那種,和別人吹牛的時候你的故事很好,接下來就是我的了。“貧僧年輕的時候,到處戰亂,百姓流離失所,那個時候到處都是強盜,到處都是土匪,人命根本不值一提。”“所有人都遵從著自己**,有人想建功立業,有人想割據一方稱王稱霸。也有忠厚長者想要一統天下還蒼生一個太平。”“無論是哪一種人想要實現自己的報複都是建立在屍山血海之上。註定要犧牲無數平凡的人。”“貧僧就是在哪個時候被世道追殺幾乎走投無路,往山上躲避的時候一座冇有關門的寺廟出現在貧僧麵前。”“神奇的是貧僧入了那廟門,心中恐慌、絕望、憤怒的心情全部平複了下來。這時候主持從大雄寶殿走了出來說道;入此門中皆是有緣人”“就這樣貧僧遁入了空門,常伴青燈古佛,而貧僧也有了這樣一個習慣,不關寺門,入此門中皆是有緣人。”餘晟聽完一陣頭皮發麻:“大師,滾滾紅塵我還冇看破呢……”“哈哈哈,隨緣而起,一切自有定數,施主不必擔心,我佛門向來講究緣分,不會去做強迫別人的事情。”“大師高見!”嚇了餘晟一跳,半夜emo出來散個步結果把自己遁入空門了就搞笑了。他隻是暫時性的失戀而已,又不是對愛情徹底失去希望。“這樣吧,今日貧僧與施主結個善緣如何。”說著大師從衣袖掏出一本泛黃的本子遞給了餘晟。“施主若有空閒可以多鑽研一下這本書的東西,或許有一天施主會用得到。”“多謝大師。”餘晟接過這本書籍,簡單翻了翻,每個字都認識。“那個大師,冇啥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還得去上班,怎說晚上也休息一下,不然第二天真冇法乾活了。”“施主請留步,貧僧還有一言。”“大師請講。”說實話餘晟有些困了而起天朦朦朧朧也在亮起來了。“施主如今所困所傷的不是情和愛,施主所求所要的也不是情與愛,命有時終須有,命無時莫強求,施主言儘於此。”餘晟懵了一下,大師你在說啥?怎你也知道我六次相親失敗了?“大師,就此別過。”手持經書餘晟打了個哈欠走出了寺門,往家走去。“天生佛子啊,冇有修過佛法身上居然有著淡淡的佛光,也不知道修了大乘佛法之後是一種什樣的景象。”看著餘晟離去的背影,大師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五點到家,七點半上班,雖然現在餘晟很困,但是兩個小時他也不是很想睡了,掏出了那本大師給的本子。“一切萬法,皆從心生,心無所生,法無所往…”每個字餘晟都認得但是連在一起就不是很懂了。雖然看著這些一點都看不懂的東西感覺很無聊,但是現在睡也不是,不睡也不知道乾嘛,隻能這樣無聊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讀下去。本子看著挺小的但是翻完一遍也過了兩個小時。“完全看不懂,看起來註定和我佛無緣咯。”餘晟伸了個懶腰,準備起床上班。“咦,怎一夜冇睡感覺一點都不累啊,壞了我的失眠症又加重了!”餘晟失眠不是一次兩次了,但是每次第二天都會非常累非常困,但是今天卻一點都冇有這種感覺,就好像正兒八經的睡了一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