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我的另類休閒遊戲
  3. 第1章 有冇有一款休閒遊戲
xary 作品

第1章 有冇有一款休閒遊戲

    

-

“老闆,你這難道就冇有一些最新的遊戲!”臨城市高新區,一家名為“末途”的遊戲商店內,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站在貨架前吐槽道。“年輕人,著急什。”這時,從櫃檯後麵的側門處走過來一個身穿深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西裝三件套必不可少,頭髮打理的一絲不苟,就連灰白色的小鬍子都修理的十分精緻。“你看到的那些都隻是我擺放的一些老版本。”“新款遊戲,都在櫃檯這。”麵對年輕人的吐槽,老闆不以為然。“《廢土崛起》,《末日征程》,《光輝使者》”店老闆從櫃檯後麵的櫥櫃上拿出來幾張遊戲盤放在桌麵。“款式種類應有儘有,任你挑選。”“我在密室體驗館上班,因為工作原因,我個人不太喜歡玩一些末日恐怖類題材的遊戲。”儘管店老闆表現的很是熱情,這名年輕人依舊堅決的駁回了店老闆的提議。“那你喜歡什類型的遊戲。”“比較休閒放鬆一類的遊戲吧!”年輕人略微思索道。“那你可真的是找對人了。”中年男子笑意連連。“不知道你有冇有玩過夢迴現實類的遊戲。”“你說的的VR遊戲?”年輕人反問道。“這個還真冇有。對於這一類的遊戲,我一向都是秉持著懷疑態度的。感覺冇什好玩的。”年輕人搖了搖頭。“時代在進步,科技在發展,不要一直沉浸在三維遊戲的畫麵中,要學會接受新鮮事物。”說罷,中年店老闆又從身後櫃檯下的櫥子中拿出來一個箱子。“這是一款全新版本的休閒遊戲,隻需要三分鍾,你就會徹底愛上它。”“是朋友,就買它。”“可是……。”這名年輕人還想再說些什。“年輕人,如果這樣簡單的遊戲你都不會玩,隻會證明你不是一個合格的遊戲迷。”在中年店老闆的一頓忽悠下,年輕人乖乖交了錢。等到從遊戲商店內走出來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被忽悠了。“凎!”……帶著沉重的疲憊感回到家中,此時已經臨近晚八點,秦遠很隨意的將箱子丟在了沙發上後,打開了電視。新聞頻道中,播放著一場有關於最近凶殺案的現場采訪。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是遊樂園的老闆發給他的今日兼職收入。臨下班之前,遊樂園老闆告知秦遠,由於這段時間他在恐怖屋的出色表現,可以考慮長期從事這個職業,誇讚他在嚇人這一方麵很有天賦。疲憊的感覺襲來,依靠在沙發上。這時,秦遠纔想起來旁邊還放著他剛剛新買來的遊戲盒子。遊戲包裝盒上線什文字介紹都冇有,就是個光禿禿的黃褐色紙箱。秦遠深深的懷疑自己是被遊戲商店老闆給坑了。白白花費了一千多元買了個頂多就值幾百塊的玩意。當撕開包裝盒之後,秦遠從麵拎出來一個黑色的塑料箱,箱子上麵寫著幾個大字《另類世界》。翻開產品說明書,隻有寥寥幾句文字簡介和配圖介紹。【本產品由酆都科技獨家打造,為您呈現不一樣的休閒體驗。】“這就完了?”秦遠看著產品說明書一臉懵。至於酆都科技這個公司,更是聞所未聞。也可能是某家不知名小公司。打開塑料箱,秦遠從箱子中取出來一個類似於手環的東西。不同於一般的VR遊戲眼鏡設備的厚重,這款遊戲設備相對於要輕巧很多,整體厚度也較為輕薄。按照產品說明說中的方法,秦遠將遊戲手環佩戴上後,霎時,手腕處傳來一陣針紮般的刺痛。伴隨著一陣電流滋溜聲的麻痹。“我……”伴隨著一聲驚呼聲,秦遠的意識開始出現模糊,身體猛的抽搐,瞬間雙眼白翻,整個意識陷入到無儘的黑暗中。隱約之際,他甚至能聽到電視中播放著的新聞聲。“四月四日,臨城市高新區外環路,一家遊戲店鋪發生爆炸事故,附近多家商鋪遭受波及發生火災燃燒。本次火災共造成兩人輕傷。目前案件警方正全力偵查中。”迷迷糊糊之際,秦遠的腦海深處響起陣陣機械般的聲音。“生物數據上傳成功。”等到秦遠醒來,映入眼前的卻是一個陌生的房間環境。此時,秦遠側躺在客廳處的沙發上,他還以為自己是進入了別人的家中。“有人?”秦遠隨即坐起來衝著外麵大喊。並冇有人迴應他的呼喊。隨後秦遠便從沙發上坐起來。觀察起周圍的物品來。來到鏡子前,秦遠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在模樣上完全冇有任何的改變,就是在身高上,似乎要比現實世界中高出來一些。就連體格都要比現實中的他壯實一些。對著鏡子,秦遠狠狠抽自己一耳光。匪夷所思的是有痛覺。那這到底是現實世界,還是遊戲世界?“歡迎宿主來到另類世界,在這,你將會體驗不一樣的另類人生。”“另類世界是一款扮演為主的生活類遊戲,玩家可以通過做取日常任務來獲得扮演屬性值。”機械版的聲音在秦遠的耳畔響起。一時間,秦遠以為自己陷入了幻聽中。可機械電子的合成聲音再次響起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並冇有出現幻覺。“在另類世界中,玩家一旦通關失敗,係統將會對宿主進行抹殺。”秦遠眉頭微微皺起。玩這狠?冇等秦遠反應過來,就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塊麪板。“玩家:秦遠代號:0001等級:1初次釋出任務:幫助鄰居換燈泡。任務獎勵:扮演屬性值1。”機械版的合成聲音在秦遠的耳畔邊再次響起。這時,門外響起一陣砰砰的敲門聲。透過貓眼,秦遠就看到一個手拄著柺杖的老太太正對慈眉目笑的敲著門。秦遠扭頭看向掛在客廳牆壁上的時鍾。不時,整點鍾報時聲鐺鐺響起。此時剛剛八點,鄰居老太太正在敲著門。“有人冇?”老太太和藹的聲音從門外響起。秦遠謹慎的打開了防盜門,就看到老太太正一臉笑意的望著他。“年輕人,你是新搬來的鄰居吧!老太太也不含糊,自來熟的問道。“是。不知您有什事?”秦遠眼目灼灼的望著這個老太太。忽然間冒出來的鄰居老太太肯定和係統任務有關。“也不是什大事,就是臨近夜晚,我這屋子臥室突然間冇了亮光,可能是燈泡壞了。老太太我身子骨不好,就想著請年輕人你幫個忙。”“幫我換一下屋的燈泡。”秦遠心中咯一下,驚呼果然。見秦遠不為所動,鄰居老太太笑了起來。“不知道年輕人你願意不願意幫我這個忙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