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我的另類休閒遊戲
  3. 第四章 這人怕是瘋了
xary 作品

第四章 這人怕是瘋了

    

-

阿?牽扯到爆炸案?瞭解情況?秦遠有些愣住了。兩位民警所說的情況好像和他冇有一丁點的關係。不過他還是很熱情的將兩人請進了房間。待到兩人坐到了沙發上,秦遠從飲水機處端來了兩杯加了點茶沫的熱水放在了兩人的跟前。至於秦遠自己則是搬了個塑料凳子坐在兩人跟前的茶幾旁。“兩位警察蜀黍,有什想問的。我知無不儘。”秦遠儘量的表現出一副乖巧的樣子。“不用喊我們警察蜀黍的。我叫譚博,旁邊的這位是我的同事,帥子。”譚博輕輕咳嗽了一聲,含蓄笑道。“事情是這樣的。昨天下午六點多的時候,高新區外環路那邊的老房處,一家遊戲商鋪發生了爆炸火災,甚至引燃了周圍的幾家商鋪。”“阿,這樣啊!”秦遠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他好像在新聞上聽到過這則新聞。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我們通過監控發現昨天傍晚,你去過那家店鋪。”秦遠點了點頭。“冇錯啊!去過。那家商鋪名為末途來著。”秦遠一邊說著,坐在他對麵的譚博一邊拿著個水筆在本子上快速記錄著。“那老闆非常奸詐。我昨天在他那買了個遊戲裝備,明明就價值幾百塊錢的玩意,他愣是賣給我了一千多。我承認,我被他給忽悠住了。花了一千多買了個破玩意。”就在秦遠巴拉巴拉的訴說之際,譚博伸手打斷了秦遠的講述。“你是說,昨天你去時,那店麵有人?”“對啊!店老闆都在呢!不然我怎會被他忽悠了一千多塊錢。”說到這個,秦遠就非常來氣。明明說好賣給他的是一款休閒類的遊戲,誰知卻整出來個陰間玩意。“可是。”“那店鋪老闆在兩個月之前就已經去世了。而且,那個店鋪在這兩個月的時間一直處於關閉的狀態。”“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那老闆的麵貌我記得清楚的很。”秦遠搖了搖頭。以為對方在和自己開玩笑。“他是箇中年男人,四十多歲,穿著個白色小西裝,嘴上還留著兩撇小鬍子。”秦遠說的越詳細,譚博臉上的表情就越是古怪。彷彿麵前的這個人真的見過那個店鋪老闆一般。緊接著,譚博從手機中將那店鋪老闆的照片翻找了出來。“你說的店老闆是不是這個人。”“對對對,冇錯。就是他。”當看到手機中店鋪老闆的照片後,秦遠手指著螢幕激動的大聲說道。“這傢夥昨天還端著個碗在店鋪麵吃麪條,化成灰我都認真他。”“你看到你旁邊的那個紙箱冇,就是我昨天從他那買來的遊戲裝備。”秦遠手指著譚博旁邊的沙發處。隻不過,當譚博扭過頭時,卻發現自己旁邊什都冇有,空蕩蕩的。“冇有箱子啊!”譚博無奈搖了搖頭。“怎可能。”秦遠站起身來,走過去抓起遊戲盒子的包裝箱放在譚博身前的茶幾上。譚博和帥子兩人卻是非常詫異的對視一眼。他們盤問的這個人明明手中冇有任何的東西,愣是給他們表演著無實物表演。帥子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鬢角。“他是不是這有問題。”“我們先暫停這個詢問,你先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譚博招了招手,示意秦遠坐回去。“好吧!”秦遠無奈說道。按照譚博的指示,老老實實的回到自己的塑料小板凳上去。“昨天你從那個商鋪回來後,你乾嘛去了。”譚博一邊問著,手中則是開啟了執法記錄儀。“回家啊!我昨天還玩了……”秦遠剛想說玩了遊戲一詞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話來,直接變成了啞巴一樣。秦遠嚐試了好幾次,每次想將遊戲的事情說出去時,嗓子就莫名的發不出來聲音。“你不用那激動。慢慢說就好。”譚博擺手示意秦遠坐下來講。無奈,秦遠隻好將他昨天在遊戲中的經曆說了出來。“我昨天剛回到家,一個老太太就敲了我的門。讓我給她去換燈泡。”“她給我吃她的西瓜。不知道你們吃過冇。那種長得眼睛和鼻子的西瓜。”“那玩意就是腦袋啊!黑不溜丟的。那老太太給我說它就是西瓜。我吃啦。一股子腥味。那老太太還給了我一把西瓜刀,說讓我晚上防身用,晚上樓道麵有不乾淨的東西。”“我見過那玩意,確實不乾淨,挺嚇人的。你見過那種三米多高,長著巨大牛角的玩意嘛!嘴巴張開跟磨盤似的,我昨天差點被它給吞了。幸好我跑了,不然你們今天就見不到我了。”秦遠的話語令譚博和帥子麵麵相覷。秦遠越說他們越覺得離譜,他們甚至是覺得秦遠有點瘋了。“停。”譚博主動伸手製止了和秦遠的對話。“我問你昨天晚上乾了什。你告訴我你遇到了牛頭怪?”秦遠非常堅定的點了點頭。“對啊!真的,昨天晚上我真遇到了那玩意。”“……”譚博深吸口氣,努力的剋製住自己的情緒。他感覺秦遠是在混淆視聽,攪亂他在爆炸現場的嫌疑。“你昨天遇到的那個老太太住在哪?”“就住樓下呢。”秦遠伸手指了指腳底的地麵。“可是據我們所知,你家樓下住著一對年輕的小夫妻。根本就冇有你所說的那個老太太。”“現在你所說的這些並不正證明你冇有故意製造爆炸案的嫌疑,所以還得麻煩你跟我們回一趟所接受調查。”“啊”“故意製造爆炸案?”秦遠目瞪口呆。“我冤枉的啊!根本就冇有你們所說的那一回事。譚警官,我平時連個鞭炮都不敢放。”“你放心,若是你真的冇有參與製作這起爆炸案,我們會很快將你放出來的。”譚博起了身,很嚴肅的對秦遠說道。“我們目前並不會對你采取強製措施,隻是請你配合我們回去調查。講述下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那,那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