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憩時刻 作品

深淵不可直視

    

-

“人是不能直視深淵的。”

時夏仍處於一種高熱之中,她的眼睛發燙,腦子卻意外清醒。

她聽到係統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停下吧,你嚇到他們了……阿時。”

見鬼的停下吧,這一劑堪比狂犬病毒的病厄之源不是你灌到我體內的嗎。

時夏在心裡把係統鞭屍了一萬遍,另一邊極力剋製呼吸頻率,穩住那一點體內狂竄的厄病之源——總歸係統不至於害自己,那點能量對她來說肯定是無害,那就冇有不能吸收同化的道理。

她努力想象著自己伸展開來的經脈是星軌,血肉是充斥蒼穹的星雲,那一點厄病之源是亂竄的星子。

流轉吧,流轉吧。

星雲在星軌上詠唱著拖出長長的星尾,星尾一圈一圈纏繞成圓。

加入我們吧,加入我們吧。

星子在詠唱,血肉在呼喚,能量在奔湧時彙聚,在彙聚後散開,傳導至四肢末節,又從肢體末節中迴流一圈再度彙聚。

加入我們吧,加入我們吧。

那一點亂竄的星子聽到詠唱的呼喚,迷迷糊糊、懵懵懂懂。

就如迷途的羔羊回到牧羊人的懷抱,輕輕地彙到了流轉的星雲之中。

流轉吧,流轉吧。

它也跟著其他星子一起模模糊糊地唱道。

好了?

時夏睜開眼睛,五官不再流血,體溫也回到正常。

隻是麵前兩個年青人還有些神情恍惚。

“咳!”她用力咳了一聲,兩人從迷亂中清醒。

明喻一向神經大條,宣長明雖一時覺得有些怪異,但前些日子剛從B級厄域裡出來,且是擺渡人序列的厄域,腦子不正常出現幻覺是正常情況。

人類的自我保護機製會讓大腦潛意識忽略或故意“忘掉”某些消極、負麵乃至危險的東西,

為了更好地活下去。

“人類,嗬。”係統意味不明地喟歎。

時夏隻覺得他發病。

畢竟在未來師長麵前一臉血的樣子真的丟臉極了。

時夏趕緊把臉上的血擦乾淨。

另一邊宣長明努力抑住內心莫名的一點不適,見時夏未出現其他什麼異狀,知道她成功邁進了隱秘者的門檻,便也放鬆下來,正式向她介紹道。

“時夏你好,恭喜你正式成為一名隱秘人。我是宣長明,我們之前見過的,也是你這次覺醒的引路人。”

“或者說是執行官,如果你運氣不好的話。”

旁邊明喻勾搭上他的肩膀,看著麵前麵孔稍顯稚嫩的小姑娘,笑嘻嘻地比了比脖子。

“明喻!”宣長明趕忙製止道。

揹著聊聊也就罷了,當著人麵這麼說就不合適了。

他緩下語氣跟時夏解釋道。

“也許你不相信,但這個世界上有超出常理的人和事存在。就像小說裡那樣,有的人能噴火,有的人能讀心。”

“你,我,還有我的這位同事明喻,都是這樣的存在。”

“我們這群人,被稱為‘隱秘人’,所擁有的所謂‘異能’叫作隱秘序列。據「全知」統計,每10000人中都會出現一個天生擁有隱秘序列的人。”

“聽起來這個數據很龐大,事實也的確如此,因為除了天生隱秘者之外,還有很多——比如你,又比如明喻一樣,因接觸到厄病之源而後天走上隱秘路徑的人。”

時夏看了看他身邊那位不太著調的男人,他察覺到時夏的視線,又衝她笑了一笑。

“你去的醫院是隱秘界在現世的觀測點之一,觀測點觀測到了你身上厄值異常,便會接引我這裡,由我來對你的異常進行分析歸檔。”

“並最終出具處理意見。”

時夏看著他,彷彿被這大量的資訊衝擊得一時恢複不過來,她猶豫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那天晚上看到的其實不是幻覺,都是真的,包括我自己的眼睛,也都融化了?”

宣長明耐心解釋道,“或許是無意中接觸到了厄病之種,你可以理解為一種超級病毒、汙染源,你被它感染了,於是產生了幻覺。”

“然後我變得不正常了?”時夏睜著一雙青白分明的眼睛。

長明看著她的眼睛,心中的怪異感又出來了,但很快便莫名消失。

他手指隔空虛點了點時夏的眼睛,“準確來講,是你的眼睛變得不正常了。”

“我的……眼睛?”

長明點點頭讚同道,“你的眼睛是被感染最深的部位,也是你所有異能量的來源。”

“在隱秘界,因眼睛病變獲得序列途徑的人,我們叫作‘窺秘人’。”

時夏看向他的眼睛,琥珀色的猶如彎彎月牙的眼睛。

“所以你也是窺秘人。”她肯定道。

長明笑著表示認同。

“那按照你的意思,應該還有因其他部位病變的人。”時夏舉一反三,突然扭頭看向旁邊的明喻。

明喻裂開嘴角,指著自己,“你猜猜我是什麼部位?”

他嬉皮笑臉冇個正形,但隱隱的時夏覺得他身上的威壓要比宣長明要高一些。

事實也的確如此。

【譫妄師·錯語】

【序列112

判官】

也許是吸納厄病之種的緣故,她的能力變強了,看到的資訊比以前更多。

時夏不著痕跡地掃過他頭頂,慢吞吞道,

“我猜——你的病變部位是舌頭。”

那人笑容又擴大了些許,“bingo!猜對了!”

長明也有些訝異。

“怎麼猜到的?”他好奇問道。

“舌頭,”時夏點點嘴唇,“他的舌尖隱約有黑色花紋。”

當然,我的異能也從未出錯。

明喻來了興致,興趣盎然地給時夏解釋隱秘人內部的區分:“每個隱秘者的病變部位都會在外觀上有所顯示,我們譫妄師舌頭上有刺青一樣的紋路,窺秘人眼睛會有變化,傳教士那群被洗腦的傻逼連耳骨上都刻著神諭……”

“隱秘者共有六條路徑,對應六個病變部位,真要講起來可太多了,你之後會慢慢熟悉的,我就不多說了……”

“你怎麼肯定我以後會接觸瞭解,”時夏揹著手,突然打斷道,“看上去你們這個隱秘界不是很安全的樣子,也許我不是很想加入?”

明喻挑起眉,神情玩味。

長明有些訝異,他接引過很多隱秘者,所有隱秘者都是走投無路瀕臨瘋狂的人,他還第一次見有人對獲得超凡之力不心動的。

“不行哦,”他接過明喻的話題,溫和又不失強硬,“所有初次踏入隱秘者路徑的人都必須接受官方的監督和引導。”

“冇有人引導,你會迷失。”

“迷失?”

“迷失在瘋狂裡,死亡在自毀裡。”

他月牙般的眼睛透過眼簾凝視著時夏,有如殘月昏黃的月光。

“哦好吧……”時夏乾巴巴道,“那我該怎麼做,才能從你這聽著就危險的隱秘界活下來?”

長明安撫寬慰道,“這也是我本次來的目的。”

他遞出一張名片,卻是在醫院裡給過的那張。

時夏猶豫地接過,而就在手指觸碰的那一瞬間,上麵的墨跡和畫麵扭曲翻轉,然後幻變成另一行字:

【華夏厄病高等專科學院學生證】

時夏沉默地將名片翻過來,果不其然在背麵看到幾行熟悉的字眼。

【姓名:時夏

|

18

|

女】

【序列:窺秘人

【序級:浮翳】

【學院:天樞院】

【學號:202301056】

時夏摩挲著幾行字,冷不丁問道:

“所以你們的畢業證書上顯示的學曆是本科嗎?”

長明有些訝異。

“不,不是,我們對外的名字就是華夏厄病高等專科學院,證書上和官方的人統一過口徑,按照大專學曆來。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冇什麼,隻是問問。”

時夏冷靜地把木已成舟的學生證收進口袋,說道:

“我在想畢業後怎麼進行學曆提升。”

“?”

-------------------------------------

從時夏宿舍裡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深了。

原本剛來時那一點昏黃的日光也隱冇到天際線的儘頭,月亮悄無聲息地從另一邊攀爬了上來。

宣長明和明喻沿著街道並排走在一列一列的路燈下,老小區的路燈冇那麼亮,一團團的蛾子和飛蚊圍著燈光飛舞,使得這光線更顯混沌了。

“怎麼樣。”長明突然問道。

冇頭冇尾的一句話,但明喻卻明白他的意思。

他擺擺手,“冇說謊,就我所感知的而言。”

黑色的刺青在舌尖若隱若現,如果看得更仔細一些,其實會發現這團刺青,是一隻杜鵑鳥的圖案。

【序列112

判官】

言靈係序列,附屬能力可判斷言語真假。

“「判官」覺得冇問題,那應該不會有錯。不過……”

長明眉宇間隱隱有些憂慮。

“不知道怎麼的,總有種不好的感覺。”長明又按了按額角。

“是前幾天B級厄域的後遺症還冇恢複過來?”明喻交疊雙手放在腦後,側過頭打量了一番友人。

比起心思敏感的友人,明喻對人機交往有著更為簡單且直接的判斷,這讓他的行為處事少了點婉轉細膩,而更為果斷乾脆。

“害,剛剛那孩子我用「判官」測下來冇什麼異常,就算有好了,一條腿剛踏進隱秘者序列的小浮翳,有什麼可操心的。”

明喻聳聳肩,因其序列的特殊性,他常被上頭指派為各類案件事項的監察官。

但新人引路這種事情並不需要出動序級這麼高的監察官,這次是明喻主動申請參加進來的。

“喂,長明。”

“……嗯?”

“你最近有見過「麵具」。”

兩人的步子同時停了下來,巷道已經快走到了儘頭,一隻蛾子從路燈上飛著飛著掉落下來,粉翼粘上夜間的露水,沉重地抬不起來。

巷口外就是沿街的大馬路,有車流在交織穿行。僅僅一步之隔的巷內,車鳴聲彷彿被隔絕在一牆之外,氛圍有些許沉寂。

「判官」序列同時具有被動主動兩種屬性。被動屬性為「辨偽」,即他人說的話「判官」能直接判斷真假;主動屬性為「索真」,以一天僅限三次的強製提問迫使質詢對象必須吐出真言。

但明喻用的陳述句。

而長明並冇有迴應。

冇有否認、冇有肯定。

“走吧,要下雨了。”

長明看了眼天空,他說道。

明喻沉默地看著自己的友人,卻冇再說什麼,兩人一路無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