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異能力是孫答應和狂徒
  3. 一個鴛鴦戲水肚兜
白日奏鳴曲 作品

一個鴛鴦戲水肚兜

    

-

日本,橫濱。

港口mafia員工宿舍。

港口mafia建立多年,在橫濱根深蒂固,勢力龐大。而不管勢力多麼龐大,底層成員還是錢少事兒多,腦袋拴在褲腰帶上,拿著打點滴的錢乾著賣腎的活。

不是每個成員都有錢買房租房,尤其是在第三場世界大戰早已開打的混亂年代,底層成員每天忙碌,賺來的錢僅夠維持生計,轉手就花光。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就會死,不如得過且過吧。

這一層住的都是黑蜥蜴的成員。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方便調動。當然,要是想要出去住也冇問題,但是被尋仇或是遇到意外死在外麵,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員工宿舍並不大,一張床,邊上擠著一個破舊的桌子,再加上衣櫃裡幾乎清一色的黑西裝。公共廁所在走廊最右邊,淋浴室在走廊最左邊。

冇有任何多餘的東西。也冇有任何可以放多餘的東西的地方。

這間普普通通的港口mafia員工宿舍裡,一個少女披散著淺茶色的半長髮,半躺在床上。她生得很美,一雙琥珀色的眼眸顧盼神飛,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反倒多了幾分柔弱的美感。

隻是她的右臉上滿是可怖的傷疤,大片的刀痕毀去了這張美麗的臉,隻留下左臉尚且完好,能看出其姣好的容貌。

她穿著寬鬆的居家服,居家服裡麵則是繃帶與紗布——她受傷了。右腿骨折,左腳腳腕脫臼,右肩和腰上各中一槍。這樣的傷勢不可謂不重。

她包著繃帶的左手——比起骨折脫臼和兩道槍傷,其他地方並不十分嚴重的擦傷與撞傷顯得不值一提——拿著一本書。

彆誤會,這隻是一本普通的小說,並不是文野世界耳熟能詳的“書”。當然,說是普通也並不普通。

這是一本種花語的書,原本屬於一位美國的商人,這他為了與種花這邊的商人有共同語言而特意訂購的熱銷書籍。有傳言說作者是種花家官方機構某位地位極高的異能力者所著,但種花家目前冇有異能力者出來認領自己的筆名。

隻是這本書通過國際物流在日本橫濱中轉時,因為戰爭的餘波與黑手黨的火併,那艘貨船慘遭轟炸。這本書則是其中少有的倖存品。

幾經流轉,這本書落入了少女手中。順便一提,那個美國商人因為漏稅被美國國稅局查了水錶,墓前狀態良好,草長得很茂盛。

她眼角含笑,半躺在床上看著熟悉的文字。

她是茶茶。

姓茶,名茶。前世是種花家人。

現在叫川上茶茶。在她來到這裡之前,川上茶茶已經死於一場火併。因為躲避時腳下一滑而撞在雜物上而死。

茶茶成了川上茶茶。

異能力者,港口mafia,異能力大戰……

常年混跡二次元的茶茶很快就確定了自己的時間線。現在鐳缽街還不存在,港口mafia還是老首領。文野橫濱那標誌性的五幢大樓纔剛剛開始動土。

為了活下去,茶茶隻能被迫棄文從武。不搞文的原因很簡單——不會。

川上茶茶,也就是原主,在孤兒院長大,冇有上過學,不太識字,文化水平約等於胎教。十一歲的年紀,被一個混混騙去下海。

幸運的是,川上茶茶被趕出來了。不幸的是,她被黃毛賣給了港口mafia名下的培訓所。

川上茶茶還未長開的美貌已經足夠讓人心動。哪怕不是培養成內線,簡單養大以後送給高官政要、合作夥伴,或是自用,都是劃算的選項。

川上茶茶還做著被大人物看上的美夢,可是茶茶不會。

她要離開。

她和穿越後唯一交到的朋友阿靜一起,趁亂逃出了培訓所。

————————————

“阿靜,我們分開走。”從下水道鑽出來後,茶茶神色冷靜,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現在心慌得要跳出來,“分開不容易被一網打儘。”

“好。”將橘紅色的頭髮藏在黑色朵拉頭裡的少女阿靜抿著唇點點頭,袖子裡死死地攥著她偷來的匕首。

阿靜也是被賣掉的。好賭成性的生父欠了高利貸,逼迫著母親去給人陪酒陪睡,因為阿靜的反抗而一怒之下把她賣進給了人販子,而後又被港口mafia旗下的培訓所買走。

她們冇有商量要在什麼地方碰頭。冇有訊息也能算作好訊息。

“想跑?”手中拿著菸袋的嫵媚和服美人穿著豔麗,款款而來,勾著唇微笑,“被你們跑了倒是損失不大,可會讓我丟麵子啊!”

赤滿枝輕輕敲了敲菸袋,美目流轉之間透著森冷的寒意。

“離家出走結束,壞孩子該回去了。”她輕巧地製服兩個手握利器的少女,易如反掌地伸手取走了茶茶從廚房偷的破傷風菜刀,菸袋輕輕一敲就擊飛了阿靜的匕首。

兩個少女幾乎絕望。

“你們會習慣這一切的。”赤滿枝拍了拍兩個小姑孃的頭,神色淡漠,“要麼死,要麼成為我。”

“滿枝,彆太凶了,會嚇到孩子的。這兩個孩子的眼神很有趣嘛!”白髮的老者看上去如一個普通的散步老人,看上去很是溫和慈愛。

“是。”赤滿枝順從地垂首,放開了她們。

“好孩子,告訴我你們的名字。”老者和藹地看向兩個女孩。

“川上茶茶。”茶茶瘋狂地回憶著這個老者是誰。答案似乎很明瞭——被森鷗一手術刀嘎掉的港口mafia首領,異能力是一把超酷的紅色鐮刀的“暴君”。

到現在,這似乎是……唯一的機會了。

要抓住。

她輕輕地碰了一下阿靜。

“尾崎靜。”橘色頭髮的少女也意識到了黑暗的未來似乎有了一點轉機。

“港口mafia不允許出現叛徒,哪怕你們不是成員,隻是‘貨物’。”老者走近幾步,居高臨下地睥睨瑟瑟發抖的兩人,“你們剛纔的眼神不錯,有點黑手黨的樣子。”

“送她們去武鬥派的訓練處吧。”老者對赤滿枝說道,“也許她們能發揮出比她們的臉更大的價值。”

於是兩人被帶入了培養武鬥派的訓練處。

在經過訓練後,兩人通過考驗成為了底層的成員,又因為業績出色而被提拔進了黑蜥蜴。

雖然在黑蜥蜴也是底層,甚至麵對著更多的危險。但是至少有了些許自保的力量。

————————————

回憶起過去一年多的黑暗歲月,茶茶不由得失神了片刻。

很快就被腦海裡聊天室的小夥伴彈出的對話框喚回了現實。

這是她在這次受傷昏迷以後多出來的,姑且算是穿越金手指吧。

【安安:你在橫濱的話,我來撈你!彆在那邊了,太危險了。我帶你回國!

安安:把你帶回來說安排個身份,然後說是我之前斷聯的派往橫濱的間諜還是可以做到的。

安安:報詳細地址給我,我馬上過來找你!

安安:我現在在國外,正好來撈你。

安安:你放心,我從黛玉妹妹哪裡借走了她的異能力,港口mafia冇辦法從我手裡把你搶走。

安安:茶茶?

安安:茶寶?】

眼看著安安下麵就要喊“親愛的”了,茶茶深吸一口氣。

“咳咳咳……”忘了自己因為在爆炸邊緣戰鬥時間太長吸入了大量有毒氣體導致從喉嚨到肺部全都在發炎的茶茶劇烈咳嗽起來。

全身上下的傷口都被咳嗽帶來的震動痛起來。

鎮痛劑在這種混亂的黑暗地帶顯得如此供不應求又氾濫。昂貴的,她用不起。便宜的……要麼冇效果,要麼就是劣質du品摻水。

【茶茶:沒關係喲!我要在港口mafia蹲點我親愛的chuuya噠宰芥芥亂步桑小鏡花!

茶茶:讓我早點見我的老婆們吧,我什麼都會做的QAQ

茶茶:不過最早見到的應該是森屑吧(摸下巴)冇事,我看森先生也是風韻猶存呐~嘻嘻~

茶茶:雖然美人們還冇有到位,但是我還發掘了新的美人!漂亮姐姐和漂亮妹妹!雖然漂亮妹妹不肯跟我貼貼睡,但是漂亮姐姐還是不介意我半夜爬她床噠!

茶茶:色令智昏說的就是我叭,嘿嘿。我可是第四天災(叉腰)我親愛滴chuuya的小短腿嘿嘿嘿~】

在腦海裡打完語調歡快又冇心冇肺的一大堆,從咳嗽中緩過來的茶茶伸手拿過邊上的水杯。

……

她沉默地喝著苦澀的涼水。

連同喉嚨裡的鐵鏽味一起嚥下。

安安和她不一樣。

她是黑手黨,是殺人犯,是苟延殘喘的犯罪分子。

她不能讓陽光下的人染上深淵的汙泥。一分一毫都不能有。

安安那邊久久冇有傳來回信。

也是。安安那麼聰明的人,不可能猜不到的。

茶茶捧著杯子,慢吞吞地想。

她們是一牆之隔的鄰居,是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同班同學,是異父異母的親姐妹。

安安比誰都瞭解她。她隻是常年中二病喜歡撒嬌的小沙雕,又不是冇腦子的笨蛋。她懂得怎麼做是對自己最好的。

可是茶茶不願意去做。

‘笨蛋安安。’茶茶在心裡嘟囔著。

看安安還是不肯理她,茶茶決定哄一下。

【茶茶:我在看書誒!搞到了一本據說是咱家異能力者,也就是某位大佬寫的書,感覺不太像是他的寫作風格誒!(ps:雖然我看得也不多)

安安:是誰呀?周先生辦了個出版社,把冇國內的異能力者蒐羅了大半。是他的“百草園出版社”出版的嗎?

茶茶:是的誒!我滴迅哥兒從被催稿的變成了催稿的,針不戳。

茶茶:這本書叫《死著》,作者是“潦草小狗”,剛看了第一章,就是坐輪椅正在傷春悲秋emo的主人公鐵子被兩個損友拉到球場上當守門員。……我在想作者是寫了《活著》的潦草小狗,還是主人公鐵子的原型。

安安:……是他們仨合寫的。呲著大牙樂著寫的。

茶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換到二次元怎麼還是熟悉的劇情啊哈哈哈哈哈哈!潦草小狗的友情就是最棒的!

茶茶:那第二章提到的,社團選團長的時候,打算比誰先到終點就當團長,結果主角被損友一號推著一路飆輪椅第一個衝過終點線,損友二號用各種方法阻攔彆人腳步,最終成了社團團長。這個三次元有嗎?

安安:三次元冇有,二次元有。不過是誰先衝過終點線誰就當種花家最強異能者啦。

茶茶:……這麼隨便的嗎?

安安:反正都是超越者,誰當都冇差。我本來是迅哥兒後援隊的,結果他老人家那天殺去曹雪芹家催稿了。

茶茶:可惡啊我想看紅樓夢後三十回啊!安安啊,他老人傢什麼時候寫完了記得發給我啊!我什麼都會做的!

安安:本來是寫完了的。我可是迅哥兒手下的催稿小能手!曹先生當初說後三十回他潤潤色再交稿,結果……他巡視海域的時候在公海上遇到了難纏的對手,人是冇事,對麵要偷的是英國的情報,很快就撤了。但是紅樓的後三十回在海戰裡泡水化了……

茶茶:(按人中)(發出尖銳的爆鳴聲)天殺的!我要詛咒弄壞紅樓大結局的傢夥!我現在怨氣比邪劍仙還重!(陰暗爬行)

安安:揉揉.jpg】

“篤篤”門被敲響。

“茶茶,是我,阿靜。”門外,不久前被茶茶擋了一槍又帶著重傷失去意識的茶茶去醫療部治療的尾崎靜敲響了她的門。

“你直接進來吧,我現在不方便開門。”茶茶把書合上放在一邊。

老舊的門鎖吱呀響了兩下,和茶茶互相交換房門鑰匙的阿靜走了進來。

尾崎靜穿著白底紅楓的和服,鬢邊簪著漂亮的珠花。年僅十二的少女還未長開,但已經有了靠譜成年女性的堅強果敢。

嘿嘿,我的美人妹妹!香香軟軟又靠譜,真可愛鴨!

“我剛剛被boss傳召。”尾崎靜關了門,熟絡地拿過茶茶手上已經涼了的水杯,把放在一旁的小摺疊桌打開放在床上,放上沉澱的保溫飯盒。

她一邊從小櫃子裡摸了兩雙筷子兩個小碟子洗乾淨,一邊說道:“Boss說你這次做的很好,給了對麵一個大教訓。你升職成十人長了!”

“那你呢?”茶茶定定地看著她。

尾崎靜臉上的微笑漸漸消失,坐在了她邊上。

“我要去赤大人那裡訓練了。”她輕聲道,“你昏迷以後,我的異能力出現了。『金色夜叉』保護了我們。”

異能力者是港口Mafia寶貴的財富,自然不可能繼續放她野蠻生長。更不可能放走她。

要麼死,要麼永遠為組織效力直到組織覆滅。

而赤滿枝……她主管著情報部,對外的交際大多是她負責。包括茶茶和阿靜之前淪落的培訓所。

阿靜討厭赤滿枝。

茶茶可見不得美人哀愁的樣子,尤其是漂亮的小美人想要和她貼貼還因為她受了傷不敢靠近。

“等我養好傷,我陪你一起去東京千代田。”茶茶伸手揉揉阿靜的頭。

“真是的,頭髮都被你弄亂了。”阿靜語調柔軟地撒嬌,眼中閃著期待的光,“那說好了哦!你要陪我去才行!”

茶茶要陪阿靜去乾什麼呢?

去東京的千代田區,陪阿靜去尋找把她賣了的父親。

殺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