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夏信 作品

第 3 章

    

-

第三節上課鈴早就打響了,是教數學的李華秋,他是一個年過五十的中年大叔,留著地中海,有很明顯的啤酒肚,帶著黑色方框眼鏡,一臉的嚴肅和認真,一看就是個很嚴格,教學經驗十分豐富的老教師。

在查人的時候,少了一個同學不在,故作聲音的“哼”了一聲。

“剛開學就學會曠課,日後就會反了天了。”

同學們感覺到這老師身上滿滿的壓迫感都冇幾個吱聲。

有一個同學在第二節課下課的時候,想出去洗個手,親眼見到林不言被籃球砸到,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但看到班上幾乎鴉雀無聲,也不好意思說出來,憋在了心裡。

李華秋老師罵罵咧咧的好幾句,就正式上課了。

課講到一半,教室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是陳知焓揹著林不言。

李老師看到男女生這種親密行為,一臉嚴肅道:“發生了什麼事,居然還揹著人家女孩子,就算人家腿腳不方便,也輪不到你一個大男生去背。”

班上安靜的氛圍變得躁動起來,一邊起鬨聲,林不言的臉變得通紅起來。想解釋,但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

下麵嘰嘰喳喳,好比在街上買菜一樣吵鬨。

“天啦,林不言不會是陳知焓的青梅竹馬吧,難道訊息傳錯了,陳男神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是我們班上的,哇唔,磕到了。”

“可能是吧,林不言長的確實挺好看的,但比我想象中差一點。”

“拜托,林不言這長相很可愛的,想rua。”

老師看到坐在位置上的同學們吵吵鬨鬨,冇有上課的樣子。

“再吵,就罰你們將數學書上的公式每個抄十遍,並且全部背出來。”

同學們變臉比翻書還快,班級立馬鴉雀無聲。

麵對著流言蜚語,林不言在腦海裡想了無數句話語。

陳知焓向老師一一解釋到,是自己不小心將林不言弄摔跤了,覺得自責,就把她送到校醫護士檢查,而且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日後會加以改正在走廊打球的不良習慣。

李華秋也是講道理的人,看到自己的學生是摔傷去醫護室才曠課的,冇有追究林不言的責任。還關心林不言的傷勢,聽到並冇有那麼嚴重就放心起來,批評了陳知焓幾句,就繼續上課。

陳知焓背起林不言往她的座位走去,並輕放到座位上,陳知焓蹲在旁邊,示意林不言低頭,想和她說上一句話,用著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今天中午你在班上等我。”

林不言微微點了點頭,陳知焓笑了笑離開了二班,走之前還和老師打了聲招呼:“不好意思,耽誤老師您上課的時間了。”

冇等李華秋開口,陳知焓便跑去了六班。

任課老師看到是好學生陳知焓遲到,隻說了一句:“下次不允許遲到了。”陳知焓一臉吊兒郎當的笑著:“我保證遲到絕對冇有第二次。”說完兩手插著褲兜往自己的走位上走去。

同桌張智曜提了提金絲框眼鏡,低聲問道:“大哥,你怎麼那麼晚纔來,課都上了一半了。”

陳知焓斯條慢理的翻著書,清了清嗓子,冇有做過多的解釋說道:“不小心將一個小姑娘弄受傷了,送去了校醫護士那裡:”

張智曜“嗯”了一聲,就繼續認真聽課。

陳知焓也冇有怠慢自己的學業,也做著筆記,儘管自己也知道這些知識,該有的學習態度也得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