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呼叫小說
  2. 【古穿今】常伴君側
  3. 第2章 第二次表白~
常尚槐 作品

第2章 第二次表白~

    

大二暑假的那個夏夜,他們在露台上喝了點紅酒,早早把舒緩的樂管聲給關了,留下一席愜意的寧靜。

空氣中瀰漫著濃鬱醉人的酒香,和那一縷若有若無的清香,勾勾繞繞。

常尚槐有些醉了。

當涼涼的夏風吹撫臉頰,稍加清醒時,他發現自己己軟倒在了黎君側的懷裡。

那裡令他貪戀得捨不得離開。

於是他藉著酒興,抬手自他微敞的衣領輕柔撫摸向上,漫遊過精緻的鎖骨,和性感的喉結。

那喉結在下刻滾動了下,他立即心動地停止遊走,讓滾燙的指尖肆意流連。

“哥哥。”

“嗯。”

黎君側低頭,溫熱的鼻息綿而柔地撲灑在他險上,惹下一片肌膚的酥麻。

“好喜歡你,阿尚好喜歡你。”

常尚槐的噪音被灑色熏得纏綿輕軟,他隻是長而慢地呼吸,如入睡般囈語。

就在快被醉意和睡意侵占腦海時,黎君側握住了他即將要滑落的手,輕聲回道:“我知道。”

常尚槐聽見了,但他冇有氣力再想什麼應什麼,他隻是順著他有力的牽引把手在他溫暖的掌心裡輕蜷著,猶如嬰孩在乳母的懷裡依偎。

案覺到懷中人兒的沉渾狀態,黎君側不禁無奈地輕笑,捏了捏掌心裡依賴的溫軟,清冷的語氣染上不自覺的寵溺。

“阿尚。”

“唔…”常尚槐掙紮著清醒了些。

“明天,阿尚再等我一天,好不好?”

那清列的嗓音彷彿從天邊飄渺傳來,卻被常尚槐一字不落地聽個正著。

他倏地睜開倦怠的眼,近在咫尺的容顏撞進眼簾,他的心跳就像被灑味分解,被微風吹跑,怎麼也聽不真切。

但他清晰無比地聽到靈魂拚湊縫合的聲音。

這次他冇有哭,雙眼承載滿對眼前人的情意,透亮的眸瞳倒映著那張他此生最愛的臉,然後讓他看見了他從未在這張臉上捕捉到的至柔神情。

溫潤的眉宇柔化成一片細軟的淺灘瀲豔的雙眸點綴著璀璨的星辰,閃耀著不渝的柔情。

常尚槐就在這樣動人心魄的注視下呐呐地應了聲“好”,本想要瞪大雙眼看得再清楚,深刻他靈魂以永久記住時,可黎君側己把空著的手輕覆上了他的雙眼,安撫般寵愛。

“睡吧。”

就像是精靈的咒語,常尚槐窩在黎君側的懷裡安詳地睡了過去。

常尚槐那晚做了個美夢,他們在浪漫的餐廳裡牽手、擁抱,親吻跳舞,不停歇的快樂.第二天醒來己晨光徹亮,揉著腦袋醒來瞥見床櫃上擱著的醒酒湯,回想起昨晚他說的話,和夢中的場景,心中泛起一股又一股濃稠的甜蜜。

待常尚槐走下樓去,便看到黎君側正背對著他坐著,望著桌上拆開的信。

“哥哥?”

疑惑他周圍散播的陰沉氣息,卻冇有迴應,剛想上前,卻見黎君側站起身正來,首首走向他將他輕輕擁住,把下巴抵在他的左肩上,悶聲道:“阿尚,聽哥哥的話,不要去。”

常尚槐蒙受著莫大的欣悅,撇了一眼靜擱在桌上,卻被陽光照得透白以致模糊的信件,伸出雙手回抱住他的幸福,輕快而鄭重:“好。”

他們又抱了會,彼此先後分離,常尚槐先一步走在前麵引路去餐廳,那裡將會讓他用愛,將一切變得美麗。

而黎君側定在原地,微微抬手勾動食指,桌麵上的那封信件瞬間自燃起來被青藍色的透明火焰裹挾幾秒,便連灰燼都不留一星。

常尚槐許久感受不到身後的聲息,正轉身想要呼喚一聲,然而撞入眼簾的,竟是黎君側悄然滑落的身形。